存文,碎碎念。

【盾铁】夜无眠

【盾铁】夜无眠


配对:SteveXTony


警告:小言 逻辑混乱


分级:清水


他无意识向右摸索探去,没触碰到本应停留在那的温暖。柔软的薄被下空无一物,除了些微浅淡的温度,仿佛并没有曾被哪个亿万富翁临幸过。这意料之外的落差将Steve惊醒,对此情形的无数种预判闪过他的脑海,下一瞬他便翻身操起床畔的星盾,沉甸甸的重量带来安慰,但确定Tony没在房间内的事实仍让他的胸腔一阵紧缩。


就在他要召集整个复仇者战队以抵御未知危险前,Steve发现了Tony的踪迹。


只是个远处浅显的,仿佛要融化进墨蓝色夜景里的背影,Steve庆幸自己拥有四倍感知能力,他一刻没停向Tony所在的方位赶去,托这几年共同战斗的经验,他知道这时候不能留Tony一个人呆着,他就是知道。


几百米是一个既短又长的距离,它短得只用几秒钟就能完成丈量,长得又好像总也走不到尽头。Steve希望自己没表现得太过急切,但他匆忙的脚步声显然惊醒了沉思中的Tony,后者回过头看见他带着星盾疾行而来,不由紧张地站起身问:“怎么了?”


Steve摇了摇头,“你没在房间。”他说道,然后懊恼自己的语气太急不够友好,而Tony显然感到了冒犯。


“没听说晚上去哪也得向你报备,好队长,现在是下班时间。”


是了就是这样,就算眼眶下的憔悴深得要刻进骨头里,这人仍能抖起精神露出尖刺捍卫一步也不能退的骄傲。Steve舔了舔嘴唇,除了干燥的苦涩什么也没得到。他所幸放下星盾,就地而坐,仰起头望向Tony,“我听说有类快餐店可是24小时工作的。”


“所以现在我们是全天候工作了。凌晨3点毁灭世界可没有多少观众,你征求到恶势力们的许可了吗?”Tony撇了Steve几眼,迟疑着也在一旁坐下,正是他之前的姿势,脚踝交叉搭着,一只手无意识地揪着地上的草皮,不知道之前那块地已经被他揪秃了多少。他沉默了下,嗤出一声:“奥创倒是真能24小时不间断待机。”


他的视线飘向Steve,嘴唇张开却没能发出声音,然后他闭紧嘴巴,挪开视线,手上的动作更加凶狠了。


“我们能阻止他,Tony,他既然能被创造,自然能被毁灭。”Steve回答,明天他们就会分头行动,阻止奥创,不惜一切代价。


没有人,没有生物能承受这一失败的后果。


沉默就像这片夜色,无声无息地潜入到两人间。


直到Steve听到Tony低低笑起来,那笑声在安静的环境里清晰得过分,短促得像某个开关被按下的声音。头顶一团厚重的云团被夜风缓缓推开,裸露的几点星光落到黑发男人的眼里,与其缺少休息的疲惫面色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那双眼眸实在太亮了。


“你知道我最讨厌你的是什么吗?”也许是近日的接连变故造成的情绪波动在这一刻爆发,小个子男人开口,是他们从前并未涉及过的话题领域。


Steve忽略那个词语让自己感觉到的疼痛,他知道Tony不喜欢自己,诚实来说最开始他也不喜欢他,他们扯平了,很公平。但这没法阻止他从自己嘴里尝到苦涩的味道。


他探寻地望向Tony,感到对方的眼睛就像漩涡,像他不甚清楚的某个天文术语,吸收一切光热,无法逃离。但紧接着Steve被遮住了,一只手盖在他的眼睛上,甚至没真正触碰到它们,仅仅是虚弱地,颤抖地,遮挡了彼此的对视。


“我讨厌你的眼神。”这声断语让Steve瞪大了双眼,但他看不到其他,遮挡在他眼前的手掌不大,却像山峰难以翻越,像川流不能横渡,像大洋深不可测。他毫无办法,只能盯着这片手掌撑起的沉重囚笼,想在窒息般的沉默里找到自己的声音。


“为什么?”他问,太用力以至于嗓音沙哑枯裂。


那只手还是没有落下,掌心看上去一点也不柔软,上面布满了经年累月的旧伤痕,它和Steve的身体不一样,它的主人是一具普普通通的凡人身躯。没法跳得太高,没法跑得太快,挨上一拳就能留下许久不能消散的淤青,从高台摔倒没准就得折断几根骨头。偏偏极少有人认识到这点,他们都被这具身躯外的另一层躯壳蒙蔽了眼睛,只能看到他无坚不摧所向披靡的尖锐模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Tony却莫名发问,收回那只手,露出它主人苍白的脸庞。“为什么你能保持那种眼神,就好像奥创,或者洛基,或者其他什么该死的要毁天灭地的恶棍们什么都不是,就好像他们站在你面前,你就一定能一拳打倒他们似的。”他眼里真的流露出困惑,“我不明白。”


Steve松了口气,尽管不知为何,但他的确松下了肩膀,“因为信念。”他开口。


科学家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别来这套,Cap,我不是孩子,劳驾你想起来,我成年已有四十多年。当我还是个真正小孩的时候……”他伸手随意比了下,大概到他坐姿胸口的高度。“我可能还吃你那套,但当我见识到科学的绚丽,认识到由A推导出必然的B这一简单却明确至极的因果关系,体会到数字和机械的美妙搭配后,我实在无法再信仰虚无缥缈的……。”他停顿住,“信念。”让这个词像花朵绽放在舌尖,华丽却无用。


Steve微微笑起来,这很难得,最近他们都不好过,面对强大的敌人,疲于奔命,困顿无措。


“你知道我的信念是什么?”他反问,摩挲着星盾的边缘,Tony顺着他的视线瞧去,“力量?”


“不。”Steve否认,“没有这块盾牌不意味我会失去信念。力量会让信念更易实现,但我信念的来源却来自于信任你们。”他对着Tony说出这句话,成功让后者微微怔住。


“你可能看过我的档案,当我还是个孩子……”他也伸手比了比,比Tony比的要高点,“我是孩子的时光显然要比你这样的天才要长,尽管最终还是长得矮。”他的口吻太温和,Tony因此笑起来,真诚的那种。


为了他两的两个笑容,这次夜谈也算不虚所行。


Steve于是接着说道:“吧唧总是说我傻,为什么要反抗挑衅,为什么就是学不乖要去介入那些与我无关的暴力事件。你知道我的肋骨断过多少次吗?”他以为Tony不了解,也不知道这些早年的身体记录都作为原始资料储存在神盾局的绝密机要库里,而过目不忘的天才看过一次就记得很清楚。至于天才为什么要去翻阅古早记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应该知道?”Tony反问,“不用猜也是很惊人的数字,10次?”他这样说,眼神却不自然地闪烁,毕竟当着美国队长的面撒谎比满嘴跑火车难多了。


所幸Steve没能注意到,“没那么多,以我当时的身体情况,断个这么多次可撑不到这个时代。”他正望着远处,农场的边缘是一块不小的森林,暗夜里像忠实的护卫静静地守卫这片土地。“绝不是炫耀,挨打一直是我的专长来着,但即使被摁在地上揍得喘不过气来,我也从未丧失过信念。我不愿屈服,因为我知道会有人来帮助我,我知道正义始终存在人心中。不能因为我自己的弱小而放弃反抗,不能因为一时不能解决问题就选择视若无睹,如果每个人都选择冷漠以对,那恶势力就会越发猖狂嚣张。而我的信念,就是世上会有另一个‘我’,会有更多的‘我’,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太小,但如果有个人能首先站出来,那么下一步就要容易得多。”


时间流淌得悄无声息,令人仿若不觉光阴逝去。但天边已有微薄的光线,刺透层云挣扎着投向大地,那是一抹很小很弱的光芒,而他们都能肯定,紧接着不久,白日终将来临,势不可挡,理所应当。


“我可不想变成‘你’……”Tony别开眼,拒绝承认被眼前微光中的美国队长吸引。


“你当然不是,你比我厉害太多,你是Tony Stark,世上最聪明的人之一,正因为有你,有其他的复仇者,我才能坚信我们不会输。”


“你真的认为我很有用?”Tony转头盯住Steve,脸上是奇怪的神色,“如果我没能尽力,我没能做到,我失败了——”


“总会有办法的Tony,我们有许多人,可以一起探讨,我们可以一起面对。”


“我明白了。”Tony站起来,因为猛然起身而摇晃了下。Steve忙跟着起来扶住他,“Tony?”黑发男人似乎恢复了往日神采,精神十分亢奋,他反手握住Steve的手,用力地握了下才放开。


“我明白的。”他重复了一句,对着Steve露出明亮笑容。


Steve感到一阵晕眩,又觉得有些不妙,但哪里不对,却是目前他无法预见的。 




FIN.




PWP!!PWP!!哥一定要写农场一夜PWP!!等着!!!


抓胸挠心嗷嗷叫ing的H君


5.15


顺说为啥队长是正确的,因为他是队长呀,抠鼻。


最后是为了呼应‘Tony Stark魅力太大,蒙蔽了他人判断力’这个锅【。



评论(2)
热度(20)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