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礼物

礼物-生日快乐

*分级:有肉末

*写篇盾铁证明我还在萌这对,一个月多没产出怪不好意思的【。

*没文笔,OOC都是我的错。

 

窗外开始下雨。

雨丝像幼兽的绒毛柔软细腻,在茶色的玻璃留下些许浅薄痕迹。

夜深时分,出人意料的冷空气从不知名的地方窜出,给这个偌大的城市带来七月里的第一抹冷意。Steve靠在窗沿,视野里的华盛顿沉浸在梦一般的雨雾里,模糊得像张仅凭印象勾勒的画卷。

在原属盛夏的七月,这种降温并不是常见的气象。

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Steve Rogers,作为美国队长,从冰层里解冻后的每年某一天,不出意外总是要在公众面前一次次宣扬他所代表的美国自由、公正、正义的信仰,明天又是这样的日子——独立日。

对于Steve Rogers本人平凡的一天因命定般与一个伟大国度诞生日重合而变得不同寻常,而随着Steve注射血清后实实在在身体力行成为自由精神的代表,这一天代表的私人意义,像一年中的其他许多时间一样,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并不是说他会对此抱怨,在对民众奉献自我的许多年月里,他逐渐学会减少在意这些私人情绪,但今年实在有些不同。

鉴于三天前他才刚确定了一段感情关系。


  •  

“多想把你带在身上。”他的男朋友那时咬着他的下唇,把呼吸渗进他的嘴里,“用魔法把你变成美国队长娃娃怎么样?”Steve从上方望进对方眼眸,他的浓茶色瞳孔里几分戏谑几分懊恼,Steve知道他最讨厌的就是魔法:无法预测无法定量的科学敌人。

Tony Stark厌恶所有没法‘科学控制’的事态,但此时他说愿意求助魔法不让彼此分开,Steve为此加深了这个吻。很长时间内房间里只剩下亲吻的细微声响,在冷气充足的房间里仿佛有火种在两人紧紧相贴的唇间诞生舞动,从无法分离的口舌纠缠间向周身蔓延,带过一串串引发灵魂颤粟的电流。

Steve清楚地领悟这并非仅来自生理接触,是从心底迸发的喜悦,让身体禁不住颤抖。

“我倒是有画过变小模样的你。”他没法抑制当Tony舔舐过喉头时全身心叫嚣的满足感,只能将注意力撤离现今过于火辣的现实。

“这可不公平,你是艺术生出身。”他的黑发男友在亲吻间漏出几声嘟囔,“我可画不了你那么好,也许缩小版钢铁美国队长是个不错的主意?”事实上Steve仔细观察过,在强烈的阳光下,Tony的发色并不是纯粹的黑色,而是更偏棕系,在光芒下与他的瞳孔颜色如出一辙,同样的漂亮极了。

他迫不及待想再看见他的眼睛。

  •  


那晚过后第二天,Tony没逃过Pepper的安排去西海岸接洽不得不由他亲自出面的商业活动,直到神盾安排Steve提前赶赴华盛顿完成新一轮宣传任务,他两没能再见上一面。

绝没有埋怨Pepper或是政府的意思,他再次对自己确定。但窗外的细雨直接落进心里,突如其来的降温把心火的热度压抑,他目光向外,仿佛又回到刚从冰里醒来的日子,脑海里出现短暂空茫。

他想画画了。

Steve回到床边,从行李袋里把画本抽出,炭笔安静地躺在盒子里。他翻身上床,摸出笔攥在手里,手指像有自我意识般直接在速写本上划动。它们行动得比思考更快,像经历过无数次身体记忆,自发地开始描绘。

他甚至不必去想画的是谁。

他曾在Tony的身上画过更完美的。

用他的眼睛,用他的双手,用他的舌头,从时而乱糟糟时而被打理得整齐精神的发间,从明亮澄透到深陷欲望迷茫放空的眼神,从光裸沾上晶亮汗液的胸腹和手臂,从精干有力的双腿……他用他的一切躯体和感官为笔,用爱意做色彩,一笔笔仔仔细细在Tony这幅完美的画布上作画。

如果能把他随身带着就好了。

Steve停下手中动作,被自己这一瞬屈服于私人情感的挫败感击中,手里的速写已完成大半:工作台前的Tony正微低头琢磨手里的电路板或者推进器或者其他别的Steve弄不清楚也不需要懂的高科技,他更关注的是他的白色背心,他的闪着蓝光的反应堆,他垂下头的角度完美展现睫毛的长度。

他可以一整晚都画他。

Steve甚至就想这么干了,却被什么在轻叩玻璃的声响抓住注意力,在看清是谁在雨天出现在二十八层高楼外前,Steve没想过Tony会来,真的,至少他可以如此毫无诚意地欺骗自己。

宁愿把期望降低,在微弱的可能性下它的实现更能令人惊喜。

是谁先把对方死命摁进怀里已经无法分辨,Steve打开阳台落地窗的下一秒,他两就如巨型磁铁的两极撞到一块,就连本人都没法撕开。

何况他们不想。

Tony还穿着机甲,显然是从西岸奔波而来,金属机体上残留狠狠穿裂空气留下的热度。Steve觉得要被烫伤了,他知晓这是错觉。Tony一点也不烫。他只是温暖,带点湿漉漉的雨气,脸颊上是熟悉的味道,和每一次战斗结束后走回Steve身侧,掀起面甲露出带着笑意的脸庞时的味道相似,Steve庆幸它们没受到血丝和伤痛侵染,而今后他可以尝试将它们和另一种情况关联。

更私密的,只有他和Tony才能亲历的情境。

他本以为接下来就能得到想要的,Tony却往后退,费力把舌头从Steve嘴里拔出来。“等等,嘿,我有更妙的主意。”Steve不满地追过去,重新把那双被滋润得发亮的嘴唇吞在齿间,感到Tony微弱下来复又坚持的推拒,只得让这个吻从十二级飓风降到和风细雨,但他没法完全停下来。理智好歹让一串疑问从唇舌纠缠间艰难逃出。

“什么?恩?”

“冷静,士兵。”没听漏的话Tony的语气里全是笑意,Steve为此既欣慰又羞愧,他放开对Tony呼吸的控制,双手搂紧在腰侧,对上那双想念许久的眸子。

里面满满都是Steve Rogers.

他又想吻他了,没别的选择,他干不了别的。Tony甚至还没有除去身上的盔甲,赞透了的MK系列无数次让Steve由衷感激,但此刻他希望它从他的男朋友身上下来——尤其当Tony借助盔甲的力量从Steve怀中脱身而出。

“我给你带了礼物,Steve.”Tony喘着气笑着说,眼里亮得过分,Steve没出息又俗气地心想你的出现就是最好的礼物,他还是放Tony走到窗前推开半阖的落地窗,先前隐藏在阴影里的物件在灯光下显露硕大身型。

“啊哦。”Steve发出一声赞叹,“钢铁美国队长。”比起Tony曾送给Pepper几米高的布制兔子玩偶,美国队长版钢铁侠或者钢铁侠版美国队长无疑要更符合Steve的个人品味。

他更靠近了些,钢铁之躯主体被漆成蓝色,胸腹、手脚被点缀红色和白色,和他的制服异常般配。

“Tony,它真漂亮。”Steve毫不吝惜赞美之词,观察到盔甲比Tony穿的要更高些,体型也更大,立马他便知道新盔甲的主人是谁。他感激地望向Tony,“它太棒了。”尽管Steve认为自己穿上它作战的机会微乎其微。Tony显然也十分清楚。“别紧张Cap,我可没逼着你穿着它上战场,没人规定我不能送件情侣衫给男朋友吧?”

Tony拉过金发男友的手臂,后者顺从地被戴上蓝白相间的腕带,Steve发觉Tony意外地注重此类细节,也许可以期待成套的美国队长版睡衣睡裤,但坦诚来说,他本人更想要钢铁侠版的。

还没等Steve想象更多Tony穿蓝白条纹睡衣躺在他的床上之类不可明说的画面,战衣被口令启动,自发飞到空中有序排开,无论多少次Steve总能为这梦幻般的科技感到惊叹,Tony Stark的技术如此先进,只用一点点就能让全世界的人们生活得更美好,他没法不为此感到与有荣焉——远在他两走到比朋友更亲密的关系之前。

穿上盔甲没花太多时间,困难的是如何第一次就如钢铁侠般操作它自由飞翔,四倍能力的美国队长也不想冒险在酒店里做试飞测验。

Tony早有准备。

他像过往许多次走过去径直搂住美国队长,Steve会意攀上穿钢铁衣的男友的肩膀,另一只手臂收紧在他腰后。以往这个姿势Steve能平视钢铁侠的金属面具,今晚又恢复成日常俯视的角度,Tony总归比他矮上几公分,Steve喜欢这个因果。从前他们爆发争吵时Steve会不自觉地逼近,从上往下俯视Tony·自尊心超强·Stark,后者会硬撑着绝不后退,身高差距就迫使他不得不仰起头才能不移开视线降低气势,他那么骄傲以致即使是盛怒时刻Steve也没法否认那双眼里明亮的光彩。

他还可能会着迷般更近一步,尽管内心总在咆哮莫名的愤怒。

人们有时更容易在外人面前表现彬彬有礼的面貌,擦肩而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生命里就如偶然飘过身旁的落叶,不会让人想去抓住它,也不太会关心它落地的方位。至少不会在意到想牢牢抓住他的目光,仔细听他的每一句话语。为他的注视感到浑身发热,为理解了他的某句玩笑而暗自欢喜。为他的一意孤行感到生气,为他的不顾后果感到愤怒。

越亲近,却越愤怒;越在意,却越难以启齿。

这折磨了Steve好长一段时间,许多沓速写本见证了那段时光,缭乱的清晰的模糊的深刻的,那是Steve Rogers独有的日记形式,而里面翻开全是Tony Stark.

“小心点,Steve,抱着我太火辣所以你连思维都离家出走了?”Tony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们已经在室外,往偏僻的郊区飞去。Steve更紧地搂住Tony,听到男友轻轻笑了声。“我们去哪?”他于是问。细雨还在继续,Tony飞得不快,他两也许就像两只翩然起舞的雨中蝶,一只金红,一只红蓝。

“山上,Steve”他们途径一座高楼,镜面玻璃一闪而过一对相拥的身影,“像两只甲壳虫。”Tony评价,理工科和文科生看待事物的角度果然不同,Steve无奈一笑,“还以为你会用更威武的比喻。”他果断放弃‘优美’这个形容。“额,会喷火的变形金刚?还记得我伤过那个小男孩的心吗?他以为我是擎天柱,结果因为我不会变成汽车大哭起来的那个。”

“你比汽车人小个多了。”Steve向下望去,地面像铺满钻石的幕布,民居的灯光像繁星闪闪亮亮。尽管空中下着小雨却一点都不冷,不知为何他感到一阵心安。

“注意用词,Steve,用精巧怎么样?小身材,大能量。”像为了证明自己,Tony突然加了把速,垂直拉升几十米后像芭蕾舞者般转了几个圈,若不是一只手搂抱着另一副战甲,Steve确信他会转到数量超过吉尼斯纪录。“擎天柱转得能有我快?”Tony得意地问,笑声从头盔内置耳麦里传出让Steve的耳朵和心泛起麻痒,他跟着笑出声,“我能转得比你更快。”他跟着补充:“更多。”

“美国队长刚刚对钢铁侠下了战书。”Tony的速度逐渐减慢,一座不高不矮的山丘出现在脚下。“伟大的钢铁战士不惧任何挑战。”他故作Thor般发出隆隆感叹,“但你得穿着战甲转。”可惜下一秒就原形毕露。

“为了公平?”Steve心领神会地问。

“为了公平。”Tony面不改色地回答。

他们降落在山顶一块平地上,今夜有雨又是深夜,散步溜达的人群早就回家,露营者的帐篷则一个都没有。夜风吹动树梢留下沙沙响动,不远处的几盏路灯尽忠职守地工作,让掀开面罩的Steve清晰捕捉到同样展露出来的Tony的眼睛,那些灯光和微风的细语似乎都只是为了此刻作为背景而准备,它们让Tony的神情显得那么温柔又安静。

不是说这两项形容与Tony Stark一向绝缘,但的确是极端少见。Steve明白只有极少数人有此荣幸,他珍惜自己属于少数人行列,却不知道此刻他脸上的神情多么专注,凝视中的情感热度让自诩情场高手的Tony也受不住,后者首先转开了目光。

“不试试你的战甲?别忘了你先发起的挑战,待会输了可别哭鼻子。”钢铁侠环视四周,寻找最合适的试炼地点。Steve在他向路灯走去时跟了上去,战甲看上去沉重巨大,穿在身上意外的轻松。

走路从来不是问题,在空中转圈?难不倒四倍能力的美国队长,但即使是四倍加速的学习能力也需要时间适应。Steve在一个旋转中没习惯双手保持平衡——潜意识留出一只手给盾牌空出位置,从两米高的空中跌倒在草地里,这是他第一次做不到什么动作而摔倒,他可恶的男朋友竟为此高兴地笑起来,看来Tony期待了这场景很久。

Steve仰躺在繁盛生长的草垫上,一只腿曲起,膝盖指向天空,雨开始停了,阴云在慢慢散开,夜幕是种深深的蓝色。他闭上眼睛,把扬起的嘴角压下再压下,假装不满地开口:“我以为你是为了庆祝我的生日而来。”满意地感觉到凑近的脚步声频率加快,直到停在他的右侧。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他的天才发明家、亿万富翁、曾经的花花公子、现在拯救世界的英雄,一屁股坐到身旁,“来一场正常人都会有的摔跤,亲爱的。没人不经挫折就能学会使用我的战甲,拜托,这可是21世纪最震撼人心的发明。”他伸手在Steve胸前的白色星星上骄傲地拍了拍,没再挪开。Steve感受那只手的重量,像通过感受它就能重新和整个世界联系起来。

“美国队长就是能一次学会,而你只是想笑话我摔倒了。”Steve这般回答,让他的男友笑得胸腔颤抖,他能感觉到,于是没再忍住勾起一个笑容。

“少自大了Steve,你摔倒了是事实,难道还算是我的错?”显然他的好战友心肠冷硬地很,才不会轻易让步。

“正是你的错。”说这话的一定不是美国队长,就只是Steve Rogers,如果从里面听出任性那一定是错觉。他还是没睁眼,心里有一点点的懊恼,但很快随着Tony突然凑到他耳朵边说话而随风消散一干二净,“那么你想我怎么补偿?”

Steve猛地张开眼睛,Tony的脸贴近他的,焦糖色瞳孔里意味深长。他们的呼吸在空气中碰撞,视线纠缠,有一会儿谁也没说话。直到Steve叹息般开口,承认每当这种对视时什么才是他最想要的。

“给我一个吻吧。”他说。

Tony当然乐意之至。

Steve这次没阖上眼,Tony也没有。他的补偿者用从未有过的缓慢速度靠近,在Steve以为要因屏息等待昏迷前终于让彼此双唇交叠,两个人都没有再进一步。好几秒钟他们就瞪视着对方,不知怎的突然较起了劲,谁也不愿输般不肯张嘴。呼吸由长渐短变得急促,Steve恍恍惚惚想起过去他两总是各不相让,为作息习惯为作战计划为晚餐得吃有机豆腐还是全肉大餐——没有肉Steve可活不下去,斗来斗去甚至还打过几架。

直到Steve学会如何用正确方法让Tony·就是擅长讽刺·Stark闭嘴。

那简直百试百灵。

于是Steve抬起右手准备抚到身上人的后颈让这个吻更贴合他的真实意愿,突如其来“滴滴滴”的声响却让Tony惊醒般直起身体。先前被金红战甲挡住的灯光挤进视野罩住Steve,他眯起蓝色眼睛用表情问怎么了。

Tony按下头盔的某处开关,声音瞬间停止,他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又被吸引般低下身体轻声问:“我的错被抵消了吗?”

Steve盯住他的嘴唇,好一会儿才调开视线。“伟大的美国队长原谅你的冒犯。”同样效仿Thor的句式回答,他伸出手勾住Tony的手指,抓住它们放在自己左胸。“但你还能做得更好。”他这么评价,Tony因此挑起半边眉毛。“看这个。”黑发男人说,用另一只手点开手臂上的投影设备,蓝色光屏在夜空里泛着荧光。Steve坐起身,和Tony挨着肩膀看向屏幕上出现的倒数数字,“6、5、4、3、2、1、0”隐约间他知道有什么会发生,Tony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他不确定。因为随后面前的夜空绽放巨大的烟花,蓝白相间的色彩瞬间铺满整个视野,几秒后一点白光从树丛遮掩的某处升起,在空中骤然炸开,紧接着又是另一颗。

起先只是传统的色彩缤纷的烟花,某一刻同时升起了数十朵光团,在预设好的位置高高低低地排列,Steve没来得急感慨这项技术,它们就统一绽开,烟火的光芒照亮半个山头,一瞬间亮如白昼,令人惊异的是它们并没造成太多动静。等白光稍稍暗淡,Steve发现那是一幅画,或者说,是一张老照片,在美国队长纪念馆里经常能被看到的那种。

就像是在空中挂上一块幕布,美国队长持盾战斗的身影印在Steve眼里,在又一阵被调控到适宜分贝的炸裂声里变成另一副图像。Steve坐在草地间再一次回顾生平,这一次他不是一个人坐在陌生人当中,一个人品尝所有酸甜苦辣。

这一次他身边有Tony。

当烟火幕布上出现复仇者的身影时Steve转头寻找Tony的目光,并如愿得到爱人的注意。Tony抬手扶住Steve半个脑袋,把它扭向泛出金红光源的方向,“快看我。”幕布上正出现钢铁侠勇战外星怪兽的英姿,拍摄角度精准配合,显得战甲高大威猛,力量无穷。在钢铁侠之后是Thor、Natasha、Clint和Bruce,还有些他们一同战斗的画面。Steve并没想到会留下这么多影像纪录,更没想到Tony会专门整理出来。等到最后一幅图像消失——那是他靠坐在复仇者大厦——不,是在‘家’中落地窗前画画的样子,Steve沉浸在怀念珍惜的情绪里。

天空出现短暂的空白,最终定格在一行狂狷熟悉的字体——Happy Birthday。

他仰视闪烁不坠的烟花字迹,突然意识到这就是Tony贴在他耳朵旁留下的那句。

“生日快乐,Steve。”他听到Tony重复了一遍,更轻柔,却更清晰。Steve望向身侧这个男人,好像仅仅这样望着就能从对方的注视里汲取到源源不断的热量,让他感到胸膛起伏,鼻腔发痒,眼眶酸涩。“谢谢你,Tony。”没有哪一刻他更懊恼自身词汇的匮乏,但所幸他还能用行动去表达。他张开双臂去拥抱他的爱人,将那人紧紧抱在怀里,克制不让眼中酸涩化作液体流出,他会被嘲笑好几天,绝对的。

“你在哭吗Steve,我看到你眼睛里有光。”他的天才观察力十分敏锐,“要是被感动坏了没关系我不会笑你的。”

“你就是会。”Steve笑着回答,把头用力埋到对方颈部。

“今晚我被你诬蔑好多次,Rogers,你的公平正义自由民主去哪了?因为我是个超级有型的万人迷就被区别对待了吗?”哪怕被整个抱住Tony还是克制不住喜欢动来动去,他搂住Steve的肩背一前一后的摇晃起来,像是类似唱摇篮曲时的配套安慰。

Steve放任自己把重量压在钢铁战甲身上,随着动作轻轻晃动。

“你被美国队长锁定为重点关注第一号,钢铁侠,不乖的话要被惩罚。”

“专制!独裁!不公平!”没等钢铁侠吼出更多抗辩他就被吻住,不同于双唇简单相贴,这是个真正的吻。唇舌纠缠,呼吸紧促,Steve太过热情,使得原本想抗衡一二的Tony很快丢盔弃甲,用尽力气支撑才没向后倒去。

亲吻把两个人弄得气喘吁吁,可是草叶上雨珠尚在,并不是久留之地,因此在Steve提出回酒店时Tony没有拒绝。

回程只花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准确而言不过几分钟,脱掉战甲则更快得多。

几秒之间Tony就被压在墙上,没有了冷硬盔甲的包裹,就像剥去刺壳的栗子,只待被撬开最后一层硬壳,就能享受到内里的美味。

Steve喜欢用嘴去剥壳,他喜欢接吻,喜欢封住Tony念念叨叨的嘴。像画最用心的素描,他会精心挑选画笔的粗细,下笔的力度,哪个角度应该深,哪个角度应该浅。他吻过Tony许多次,练习过许多次,却感到永远都没法画完这幅画,每一次都有新体验,每一次都有新想法。

但在接吻技巧上,Tony才是大师。

在Steve一旦放松,没用力度去压制的时候,Tony的舌头就狡猾地游走,在Steve的嘴里煽风点火,逗弄Steve不知所措的舌尖,教会它如何缠绵情热。

更何况Tony的舌头会的远不止接吻,在他们第一次共赴极乐的夜晚,Steve见识过它的无穷威力。

而现在Steve还把它禁锢在自己嘴里,同样被牢牢控制的还有Tony的双手,它们被压在主人头顶,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他们用几乎吞噬彼此的力道接吻,把嘴唇弄得又红又肿,“你在这里……真好。”Steve咕哝着,空着的手从T恤下摆抚进去,吸附在Tony热烫皮肤上揉弄不停。

他渴望这个实在太久,想要拥抱爱人的心情,在短暂却漫长的三天分离里一分一秒都更加迫切。今晚他已然收到足够多的礼物,比他想象中能拥有的要多得多。Pepper曾与他有过一次对话,关于如何照顾Tony·省不了心·Stark,他记得她关切地嘱咐“Tony需要你。”但只有Steve知道他也需要Tony。

另一边Tony在被吻到窒息,只能被动承受的情况下,再多的技术都成枉然,光是努力从对方嘴里获得更多的空气就让前花花公子费尽力气。但经验丰富者也有自己的行动,他挪动一条腿插入Steve的腿间,在后者已然硬挺的部位上下磨蹭,时轻时重的顶弄,满意的感觉到Steve瞬间屏息,然后被更用力地吻回去。

脱掉彼此的衣物轻而易举,Steve把个头稍小的男人压在身下,舔咬他的肩胛地带,留下一串串痕迹。在探入Tony体内时,他的头发被Tony揪扯住,有点疼,于是他停下来,安抚地轻吻那人的嘴角,另一只手抚慰他的身前,增加了第二根手指。


  •  

他们关系向更亲密变化始于某个深夜里的意外相遇,和更意外的深入交谈。

无法把Bucky带回复仇者大厦的事实让Steve不能安眠,他担忧童年挚友能否克服过去阴影做回自己。Steve并不需要刻意回顾往事,它们就像记忆庭院里挺拔大树,枝繁叶茂或是残枝断叶,只需稍稍抬头就能把它们收入眼中。属于Bucky的那根枝条如今正经历风霜而Steve无能为力。他被噩梦惊醒后枯坐在复仇者大厦偌大的起居室里,尽管羞于承认,坐在白日里其他复仇者们嬉笑打闹过的沙发上能让他找到一丝奇异的归属感。不是为美利坚和自由正义献身这类,而是更小的,属于Steve Rogers私人的一部分情感。他在这个小队里重新找到了自己,在经历失败挫折后下意识蜷缩进这个安全港湾。

“Steve?”

他在凌晨三点听到这声呼唤。

  •  


“Steve……”

同样的名字被同一个人呢喃出声,却是完全不同的情景。

Steve将火热抽出,又重重顶进Tony身体,整个胸膛覆上他的背,紧紧箍住他的腰,在后颈留下亲吻。

“我在。”他回应道。

“你喜欢吗?”他听到Tony喘息着,脑袋伏在手臂上扭过头这样问。

Steve知道问的是生日礼物,他凑过去吻住那双泛着水光的唇,柔软温热,他喜欢它。

“我很喜欢。”Steve回答,坚硬抵在Tony敏感点研磨,让Tony发出抽泣般的尖叫。

“你高兴吗?”Tony执着捕捉Steve的视线,大而亮的眼睛里盛满星辰光芒,声音被烧灼过般,泛着情欲烫过的沙哑。他向后伸出手,被Steve一把握住,紧紧压在Tony脑袋旁边。

“我很高兴。”Steve克制住更猛烈的进攻,尽量温柔地挺进,俯身顺着Tony后颈到肩膀的曲线一路舔咬,带出身下人长长的呻吟,被那尾音激励般,Steve向前一击正中红心,Tony顿时蜷成虾子,整个人泛满红色。他的内里也热得要命,紧紧咬住Steve,在每一次进攻时积极配合,每一次撤退时收合挽留。

Steve能感觉到,从彼此亲密连接的部位,感受到Tony的渴求,燃烧着的炽烈如火的情感,将他两包围在小小的居室里。他试图放缓速度,却渐渐没法控制自己,他也想让Tony感受到,那股会把一切理智焚烧成灰的疯狂渴求。

“……恩……Ste……ve……”他把Tony的呼唤冲撞成破碎的音节,强迫它们跟上节奏。他的力气太大,Tony甚至随着顶撞不断向前挪去,在逃离的足够远时又被一把捉回。他丝毫不放过Tony的任何表情,四倍强的记忆力在脑海里隔出单间,拥有‘Tony Stark’的名字,存放些极端隐私的藏品。而在他的记忆之树上,因为这个男人诞生的枝桠渐成主干,在茂密繁盛的绿叶里结出淡粉色的花骨朵,生机勃勃。

“你爱我吗?”他听到Tony这声叹息。

伴随最后冲刺的力度撞击在Tony身上,是毫不犹豫坚定的回答。

“我爱你。”

 

 

END

H君 于 8.31

脑补时信誓旦旦要撸肉,真写到了只想拉灯,肉什么的,哪是想撸就能撸【。

小言风,咳咳咳咳咳

评论(2)
热度(23)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