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BE PROUD OF ME

甜甜

甜甜甜

甜傻了我

胰岛素不能救

忍不住干件傻事

警告:RPS(太激动没查别的资料,只靠今天曝的视频,各种脑补和花痴,如有BUG……就……)

CP:CE/RDJ

BE PROUD OF ME


Chris老早就知道他到了。

坐着直升飞机,停在游艇上,像不可一世的王降临他的领地。

没能亲眼见到,Chris暗暗可惜,他摆弄握了好一阵的手机,犹豫要不要打个电话。

斜靠在床头,任橘红色的灯光洒在头顶,手机屏幕被Chris自己的阴影遮挡小半。他的手指在通讯录里的某个名字上点开又滑出又再点开,像是能把心情也这般轻松打开或者关闭。

明知不可能,却总想尝试。

凝视那三个简单到极致的字母,在心里默念上第一千零一次,R,D,J,Chris失神了一会,随即一股无能为力的焦躁感席卷了身体,他泄气般将手机甩开,轻巧机体在松软的床褥上弹了两弹,屏幕朝下乖巧躺好,似乎也想避开主人突然的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因为它的主人也无法言明那股焦躁意味着什么。

Chris翻过身体,把头埋进枕头,浸透阳光的味道从鼻端吸入,竟让他想起那个人的脸。尽管RDJ浑身上下没有和金色相关的特征,却总是在散发热量和光芒,他得承认那有时像夏日的太阳灼烧神智,有时又像冬天里的暖阳带来必需的温暖。

Chris不确定自己需要的是哪一个。

或者两者都是。

更深地压进被子,双手用力向下深深凹进枕头,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

就这么躺了好几分钟,呼吸逐渐困难,思绪变得紊乱——他知道它从没走上明确清晰的路,他不知道该不该理清楚,或许让它永远沉在意识深处,只在独自一人时拿出来折磨自己才是最好归宿。

“嗡”

一声轻响,被子轻微震动,是一条信息。

Chris没偏头,右手在床上摸索,找到目标,挪到眼前,他期待过什么,但他不敢承认。

‘来自RDJ的信息’

光是看到特定的几个字母就足以让Chris猛地清醒,他甚至没调整个更舒适的姿势,就着下巴磨蹭枕巾的难受状态,着急地滑开屏保输入密码,第一次考虑不设密码是否更为明智。

“我到啦,复仇者们。”

一条洋溢着‘你知道我是谁’般的短信,透过它能看到背后那人戴着墨镜翘起嘴角输入单词的模样,自信又让人挪不开眼。

但显然这是条群发短信。

群发的,短信。

很短的一句话,Chris读了很久,点开回复框,输入‘我也到了,和你在同一家酒店’想了想,又删掉,‘听说你坐直升机来的?我得说那太酷了。’这回他爬起身了,恢复成侧靠床头的姿势,把这句又删掉,‘以为你会说复仇者集合。’他最后回道。

CaptainAmerica和IronMan才是他们最常用的关系。

等待从来都那么漫长,好像世界和自己用的不是同一套计时体系,每一秒都像过去了一辈子。所幸唐尼的世界从来高效,几秒后来了新信息。

‘可不等你来宣布嘛,Captain’

Chris没能留意到笑容在脸上绽开,他不想这样,为这份小小的独一称谓感到欣悦。

但他只能傻傻笑起来,飞速按过键盘,‘召集令早就发出,你是最晚飞来的。’

他所幸趴到床上,盯着手机让手指在屏幕上滑上滑下。

新信息快速到来。

‘为不引起普通民众过度羡慕,我勉强选了最普通的交通工具。’

瞧呐,他真的是Tony Stark,一点不错。

‘没想到你的摩托车速度倒是不慢’

另一条紧接而至,唐尼打字似乎和说话一样流程迅速,而Chris第一条回复才打了个开头。

这是他两一万个不同里毫不起眼的一点。

‘我得出个门,明天见,Cap’

又一条来了。

Chris停住,抿了下嘴唇,只得重新输入,‘明天见,Downey’

直到手机屏幕的光芒灰暗,再没有新信息到来,Chris握紧它,像抓住什么从没存在过的东西。

 

*(以下是看图说话)

SDCC依旧人潮鼎沸,和过去他到来的那次一样,甚至更加熙熙攘攘。

对Chris影响更为突出的是,凭借美队2的上映,投注到他身上的目光明显多了。

那些曾经质疑过他的声音变得微小,赞叹和尖叫变成常态,人们更多的用‘美国队长’来称呼他——像提到RDJ就是‘Iron Man’一样。

Chris当然有理由让自己高兴,为什么不呢?凭借努力获得的名誉为何不能为此骄傲。但他心底,心底仍有个小小声音,希望得到那个人的承认,那个人的赞美,尽管他已经得到了很多夸赞,来自唐尼的那部分却似乎永远都不够。

他还是没确定不够的到底是什么,这些关于认同和支持或许是其中可以明说的一部分。

发布会后他们在会场散开,任记者围绕着他们,又拆散了他们。

Chris失去唐尼的身影,他停下来,认真应对眼前几位记者。

他再次提到美国队长是个战士,需要命令,但现在作为复仇者,他更需要一个‘家’。

记者又问了某个问题,他记不清了,因为几秒后唐尼出现在左方,还在逐渐接近中。

他连续吐了几个重复音节,“你,你,看”在自己没意识到前,手已经伸出去,令他欣喜的是唐尼也伸出了手,他隔着衣袖轻握住它,它却继续往上抬,向他颈后拢去,同时唐尼的身体还在靠近。

五十厘米,三十厘米,十厘米,零。

会场所有的声音瞬间都消失,只有耳畔响亮的亲吻声炸响在心间。

唐尼右手扶住Chris脑后,左手抚上他的颈部,在脸颊上印上一吻。

只有Chris自己知道,在唐尼靠近的那几秒,思考能力像雪山崩塌势不可挡一路溃走,露出底下黑色的,如岩石般坚硬固执的渴望。

他吻了我。

而我还想要更多。

他十分确定分秒间自己就脸红了,无可抑制发出可以令他想挖地三尺蹲进去的呻吟,这怪不了他。

被唐尼亲吻,被唐尼拥抱,谁都能原谅他的失态。

而他没能忍住在那一秒埋进唐尼的肩膀,短暂的一秒,让那抹衣料上的香水味占据所有呼吸。他的手搂在他的后腰,上下轻抚,用尽所有剩下的理智没再收紧,他还记得有好几架相机在,老天,他恨它们还在。

唐尼的手安抚性的拍在背后,一,二,三,数到三的时候Chris知道他得松手了,无论他多么想黏在这个怀抱里,他得松手了。

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没能在面对镜头时收起沉醉的笑容,他可以在记忆里回忆无数次这亲密的味道。

“这是他的一年。”

唐尼突然说,Chris扭头看向他,他的语气坚决又肯定,Chris敢说这是他听过最完美的赞美,因为他整个人都快要燃烧,血液涌上脸庞后不知从哪里继续汹涌而来,无穷无尽的力量填满他的心脏,他的四肢,他的理智和情感,他只能更有力地盯住他,不放过唐尼任何细微的表情和动作。

他需要他的吻,他的拥抱,他的爱。

但还有些东西,它们也属于爱,而且是Chris可能获得的。

——为我骄傲。

“但明年我会回来。”唐尼接着说,然后准备离开。

Chris为此真心实意笑起来,当然,他会回来,不,他从未离开。

但他现在要走了,要去应对他的记者们,Chris感到唐尼扶在左臂的手在放开,他的左手完全是出于自我意识去追逐对方,他保证是的,因为他还没反应过来,他还没想到。

但它失败了,唐尼离开了。

等Chris的脑袋能顺利思考问题,在大脑充血和心脏澎湃跳动间寻回些理智,他做了更顺从本意的事情。

——还能指望他有多少理智?

“不,我们现在就做。”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声音,那些单词黏黏糊糊像蜜糖一样稠成团,很甜很甜。

Chris伸出手,老天,这短暂几秒时间他向唐尼伸出了多少次手,竟然次次都得到回应,这让他负责理性思考的神经像灌了好几杯伏特加兴奋起来,他又加了只手,好了,两只手,拖住唐尼,握住他的手腕,拉近,拉进自己的怀抱。

在先前一万分之一的希望里,他曾以为能得到一个嘴唇上的吻。

太过了,他知道不可能。

但他可以主动的,将对方搂进怀里。

背后又传来鼓舞般的轻拍,这就是唐尼,永远让你备受鼓舞,满怀希望,尽管和Chris真正想要的略有不同,但有什么关系呢,他扶在他的肩膀,他甚至更进一步拍了拍他的胸口,记者们会纪录下他们的合影,会看到Chris像个得偿夙愿的狂热粉丝在和偶像合影,他的眼神一定羞涩又喜悦,笑容灿烂,脸颊微红。

他还得到了他的吻,曾埋在他的肩窝哪怕只有一秒。

他说“这是他的一年。”

他为他感到骄傲。

很好,这便足够。

fin


嗷嗷嗷第一次伸手到男神身上好羞涩啊,这篇完全是把自己带入了CE(或者是把CE带入了我)……吾心已足,可躺。

7.28  甜到不治的H君

评论(2)
热度(10)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