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作业2】握住你的手

【作业2】握住你的手

主题:四季/时差

配对:Steve/Tony

关键字:狗血向 AU 普通人设定 OOC 【没有逻辑、不知所云】 

 

那是某年的一个夏夜。

从纸醉金迷的觥筹交错里逃出来,Tony Stark踉踉跄跄倚靠到路边的栅栏上,恶心感从胃部上涌,争先恐后把它掏空。

他吐得难看极了。

错误的日期,错误的晚宴,错误的出场,错了错了错了。

无数嗡鸣龇牙咧嘴在耳朵里钻来钻去,带出血淋淋的愤怒、暴躁和难受,它们快要把这个男人的肢体都撑爆而Tony对此毫无办法。

直到温热有力的手掌扶起他的身体,有人轻声询问他是否还好,是否需要帮助。

Happy?Rhodey?谁都好……

盛夏混杂燥热和活力的夜风吹动树梢叶片沙沙作响,喝醉了的Tony不知道自己选择的出口通向的是少有人经过的巷子。他脱力地靠男人支撑才得以站着,酒精已经使他丧失大部分的判断力。像每一个醉酒的人一样,他开始挥舞手臂,嘟囔着外太空才能懂的语言,脑袋不受控制般在来人身上一下下锤击。

好心人半搂抱衣着光鲜的酒鬼,有些无奈地诱哄,“我不是Happy,或者Rhodey,先生,我不能把你放在这儿,有些冒昧但我得从你身上找到些身份信息。”他身形十分高大,强壮有力,能单手环抱Tony的腰,撑起他的大半体重。空出一只手在上衣口袋和西裤两边摩挲寻找,理所当然一无所获,而开始挣扎的不听话先生既没能报出电话号码也没能提供住所地址。

他们跌跌撞撞向前走了几米,问不出所以然的大善人只得放弃,“我得把你送去警局,在那里至少今晚是安全的。”

没想到怀里的小个子男人突然听懂了般,抬起头追逐到好心人的眼睛,“Home……Take me home……”

“但我不知道你住在……”

“Home……”酒鬼紧紧揪住男人的衬衣,机械般重复。

“好吧……我带你回去。”

Tony关于这夜的最后记忆是被Happy或者Rhodey带回家,但第二天伴着宿醉醒来才明白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不到四十平一眼能看到厨房和卫生间却没有客厅的格局告诉了Tony Stark——有名的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很多东西。

1.不在自己家,昨晚带他走的不是Happy或是Rhodey

2.陌生人的住所,不富有,好心肠

3.晚宴中途离场没有告知Pepper而她会杀了自己!

最后一点让他的头疼得更厉害了。

正当他揉着太阳穴和眼眶试图缓解千金压顶般的疼痛,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陌生金发男人出现在视野。

低着头走出来的男人显然被瞪大眼睛的Tony吓了一跳,“你醒了?”他舒了口气,“昨晚你醉了但又不肯去警局……”男子快而稳地靠近,刚洗过的金色头发有几缕服帖在饱满的额头上,即使见多识广阅人无数的Tony·壕·Stark也不免愣了会。那并非可以简略于‘美貌’的肤浅评价,转而是‘阳光’‘信赖’之类抽象不可捉摸的,Tony·混蛋·Stark最无法抵御的气息。

老天,昨晚离席的自己可做了个了不得的决定,能冲散近日史塔克工业公关危机和可预见的Pepper咆哮带来的大部分不良影响。

“不,是我麻烦了你,好心人,没有你的收留我就得露宿街头。”Tony无视嗡嗡钝痛的脑袋,眯着眼露出最有魅力的笑容,快速打断男人的话。

哪怕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Tony Stark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谁都知道人们总是被和自己相反的特质吸引,常把自己搞得一团糟的Tony再清楚不过。

“应该的。”他满意地看着男子腼腆回应。

这个夏天总算能有些好消息。

 

Tony并不青睐秋天。

正如他也不喜欢温水的滋味,确切说他讨厌一切乏味寡淡无聊的东西。比起莺飞草长的春季、火辣热情的夏夜、冷冽入骨的冬日,秋天往往代表一个过程——衰败到凋零的过程。

而Tony讨厌一切衰落。

他正在与试图搞垮史塔克工业的所有敌人抗争着,确信在自己手上,它绝不会有日薄西山的一天。

只是这一次的敌人似乎狡猾过了头。

年初时史塔克工业旗下一款产品爆出质量危机,媒体像闻到血味的鲨鱼蜂拥而至,尽管随后权威机构发布检测说明力证产品并无问题,落井下石的报道还是火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让公众忘记这码事,又传出公司账务涉嫌违法操作,消息占据财经报纸头条整整一个星期,公司股价雪崩般持续下跌。

敌人来势汹汹,势在必得。

Obadiah Stane,Tony的得力大臣,谋划启动一项高利润但不甚符合公众利益的项目,用以短期内获得大量资金来帮助公司度过危机,Tony拒绝了。

随后他驾车来到某所公寓,以他的身份光临这片寒酸的街区足以令狗仔队们惊声尖叫,所幸Tony早已深谙如何与鲨鱼们斗智斗勇,同一时刻一辆豪华定制加长轿车正驶抵史塔克工业总裁的私人豪宅,至于里面是不是总裁本人,天知道了。

303.

Tony在公寓套间门口停住,数月来他光顾过这里许多次。

但这一次略有不同。

不再有造价昂贵的手表、镶嵌珠宝的袖扣之类——都是助理挑的,以往战无不利,却在这里碰了壁。Tony不明白它们不再发挥效用了么?当然清楚。他只是想把这段关系定义得更简单,将自己的需求量化在对方眼前,看,多么清白的交易,看着价给吧。

他太习惯这样,所以即使Steve——就是有着金子般闪亮头发和湛蓝眼睛的退役大兵老好人,从没接受过这些礼物,Tony还是按习惯做了。

但今天他什么都没准备。

要搞砸史塔克工业的真切恐惧感击中了他,当然他坚信能找到方法度过难关,但只一刻,就停下一刻,让他缓缓。

他应该去找Pepper,或者Rhodey,无论是谁也不该是这个人。

但偏偏,下意识就来到这里。

Tony站了一分钟,也许更久?

直到门被打开,他被拉进一个温暖怀抱。

“抱歉,我看到你的车开进来了。”Steve没有说出口的是:怕再晚点开门你会直接开走。他的拥抱如此用力,以致Tony竟能从胸膛相贴的心跳声中读到这一点。

他紧紧回拥,捕捉到对方的嘴唇,在恨不得吞没彼此的吻中找到一种支撑,那是种神奇的魔法,可以将枯叶凋亡化作果实成熟的前奏,让秋季拥有更充实的含义。

 

 

Tony越来越频繁地留宿在Steve的小公寓,被工作烦扰一天的他会靠在Steve的肩头,后者会一下下按摩他的太阳穴,听他说所有的抱怨,然后把累极睡着的黑发男人抱进房间,裹进被子再抱入怀中。

他们并没有明确宣称彼此的感情,却逐渐习惯。

习惯清晨交换一个吻,习惯对方的气味。Tony觉得一切吓人又不可思议,但当看到Steve的笑容又觉得定下来也不错。

爱情似乎一帆风顺,事业却屡见挫折,也许老天就是在嫉妒。

史塔克工业丑闻在入冬时走向白热化。

Stane用更强硬的姿态要求启动新项目,Tony咬牙不肯让步,他们爆发一场大吵,双方不欢而散。

Tony趴在Steve胸口叹息,方才酣畅淋漓的性爱短时间消除了忧愁,却无法根治。

“父亲曾做过A项目的开发,后来他明令禁止不能再继续。”他像是在对自己解释。

“有损公众利益,想必不是史塔克工业的初衷。”Steve说。

“它确实值一大笔钱,足够解决目前SI的危机。”

“总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

“你太正直了,Steve,如果我被开除出董事会,他们最终还是可能启动这个计划。”

“这样的话,你的左膀右臂之一似乎总是赢家。”

“……有意思的思路,Steve,这算是野兽的直觉?”

“一些小看法而已,他对这个项目太过热衷。”

“……我从没怀疑过他。”

“只是猜测,Tony,还没有证实。”

Tony却不知道证实的方法会如此直接,代价惨痛。

也许正如这个冬天季节,严霜漫天铺地覆盖下来,像天神在人间撒了把冰冷的盐。

那天因为有商务会议要出席,Tony难得坐上定制轿车,快到公司发现少带了文件,Steve表示不用折返,他会开那辆黑色低调的小车送到SI,到这一步一切都很正常。Tony并没多想,直到在总裁办公室看到Obadiah Stane大摇大摆坐上老板椅,他在惊觉Stane自信的同时,觉得自己蠢的无可救药。

但接到警方通知时他才深悉蠢到了哪一步。

他不该没早些发现Stane的野心,不该落下文件不该打那个电话,不该把Steve牵扯进来,不该让Stane知道他习惯不坐定制车喜欢自己另开却在这天改变习惯……

他在一周后才握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出来的Steve的手,肇事车时速太快,Tony的车子被撞散架,多亏安全设施曾被加强过,Steve才能留下口气。

身体机能至少在逐渐恢复,只有一项——他醒不过来。

也许第二天就能睁开眼,也许过十年,也许永远不会。

Tony第一次觉得冬天会这样冷。

暖气热烘烘的充满整个房间,窗户外飘落下纯洁的雪。他们曾说好下雪天要窝在被褥里,Tony喜欢相拥时肌肤碰触的感觉,喜欢Steve总是高于普通人的体温,喜欢他笑得好像能把一切融化。

Tony握住Steve毫无反应的手,祈祷恋人快醒来融化他内心越来越厚的冰层。

他从不知道原来冬天可以这样长。

 


TonyStark有许多年没出现在公开场合。

最近一次SI丑闻平息后他辞去CEO职位,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关于他的传闻养活过不少八卦记者,人们猜测他不过是躲避风头,但随着时间流逝,无论是‘引咎辞职’还是‘改邪归正’,这位曾经的大众宠儿,似乎确实选择了新的生活。

其实他的生活很简单。

Tony结束Pepper传来的工作,这天第四次走到Steve的房间。

“睡美人,还没睡醒?”他走近床侧,俯身印下一吻,“即使是王子Tony的吻也不能唤醒你?”他笑着摆摆手指表示难得的不介意,好像Steve真能看见一样。光线不是很好,他将窗帘拉开了些,春季的阳光新鲜又柔软,带着海风的气息,温柔令人沉醉。

Tony在床头旁坐下,手臂折叠撑在床沿,静静注视Steve瘦削下来的脸庞,就这样看了好几分钟,他握住Steve的手,那双手也瘦得骨骼分明,他用从护士那学来的技法一根根做着按摩,医生说这有好处。

左手,然后换到后边,接着右手。

四肢按摩、擦洗全身,这些年Tony相关技能练得炉火纯青,有时他会对Steve调侃:“你在逼着我转行?不,你不会得逞,等你醒来,我发誓再不干这活。”

第一个月他日日守在病房,万能的Pepper处理着所有善后事宜;第二个月他重金召集全球专家诊疗,毫无效果;第三个月换一批,半年后又换一批;一年后没有专家敢宣称能治好Steve,他把他搬到位于马里布的私宅,开辟出专门的医疗间,安排一整支医护人员待命,起初他们还时刻警惕,但春去秋来好几载,大部分人都放弃等待选择离开,只留下一位医生和两位护士轮岗常驻。

“医生说要常对你说话,我擅长这个,从早到晚都没问题,只要你给个回应,哼一下?动下手指头?”Tony拉住Steve的手指在手中揉捏,按着指间关节。“不搭理我,混蛋,等你醒来,我一天都不会理你。”想了想,他主动退让,“半天不理你,够多了,没得再少。”

这些年Tony说的最多的话大概就是‘等你醒来。’

‘等你醒来我们去看雪’‘等你醒来我要揍你一拳’‘等你醒来让你揍我一拳’‘等你醒来我们一起去揍Stane,噢,他死了,逃跑时发生车祸,讽刺吧?’

“我还没说过爱你,等你醒来我保证会说的,戒指也已经准备好。我知道你不喜欢珠光宝气的东西,之前送你也不要——是我混账,戒指很漂亮,你想看吗?醒来就给你戴上。”

更多时候他在回忆,关于和Steve在一起的短暂岁月。

那些他们从陌生到熟知到无法分离的过程,不过是短短几个月,Tony有时觉得那很长,比很多人的一辈子都要长,因为他们自始至终都没能找到所爱,这七年的时间他都没能把它说尽;有时觉得那很短,也许只在一瞬间,就完成了相爱的所有程序,因为爱上往往就在一刹那。

也许就在Steve说着‘抱歉’却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的那一刻。

Steve?他不知道。

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彼此嘲笑谁先爱上谁。

不过没关系,以后终究有机会。

“再不醒来的话,我就比你更老了。”Tony亲吻Steve瘦骨嶙峋的手掌,叹息般呢喃,神情终于没能撑住,春光也没能完全遮挡脸上的晦暗,他又亲了下,在内心重复无数次的祈祷。

‘神啊,让他醒来吧。’

 

一位护士在敲击透明玻璃窗,一手拿着手机挥动,Tony于是起身去开门,接过电话在门外接听。

房门开放的几秒钟让空气欢快地对流,风卷起淡蓝色的窗帘,留下春神秀发似的飘然弧度,沉睡数年的Steve受到指引般,指尖微微跳动了下。

 

Fin

 

原脑洞是另一种走向的BE,唔,还是下不了手。

最近工作好忙,好想写PWP啊~~(逻辑呢)

7.8 H


评论
热度(11)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