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相恋30题之24、25、26

24. 车

Tony Stark的私人地下停车场,绝对是每一个爱车狂人梦寐以求的大宝箱。

Steve或许对豪车的价格概念知之甚少,但并不妨碍男人天生对驾驭速度快感的热切追求。

他很难掩饰初次光临车库时,火热的眼神飘向齐整排列的几十辆风格各异的大型玩具——对于男人们来说是的。

而Tony注意到了,意料之中。

“来见见我的美人们。”他神气得像个富有四海的国王,正迫不及待的向爱人展现宝库,Tony拉着Steve走到一辆跑车前。

“迈凯轮Mp4-12c,两年前我的最爱。当然不是说现在我就不爱,我喜欢亮色,这种橘色不错?”

Steve赞同地点头,她的确十分漂亮。

“兰博基尼Gallardo,你知道这个牌子?不了解无所谓,这是经典款,有很多系列。我先后买了6辆,一些收藏,一些改装,还有些直接送人了。瞧,这台就是我改装过了的,0~100公里/时的加速时间缩短了20%。开她的感觉就像飞,当然比不上MK系列,钢铁侠飞得可比她们都快。”

Tony几近温柔的抚过车前盖,闪闪发亮的车漆说明被保养得很好。

“福特野马,说真的,某种程度上你得感谢凭空跨越了七十年光阴,当年可看不到这些。这就是科技的进步,有时候我都想穿越到未来,见识下几十几百年后世界科技的进程。但转念一想,没有现在哪有将来,它们终归要建立在今天我,好吧,Pepper总是让我学会点儿谦虚,未来是建立在我和一些少数人的今日成就上的。”

一如既往的狂傲,Steve习以为常,何况Tony说得的确有些道理。

对有些人来说跨越时间的距离意味着失去,对有些人则可能是新的机遇。天才Tony Stark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他面前的金色敞篷跑车外形沉稳质朴,与Tony的性格并不十分相符,能被留下显然不仅仅是外表的原因。

Tony拽着Steve继续向前,她们的确是一位位美人,风姿飒爽的,大气稳重的,轻盈飘逸的,全都鲜明夺目。

Steve几乎要忘掉来找Tony的原因,沉醉在极品好车的环绕中,直到四轮展区走到尽头,迎面而来的是一辆漆成金红色的哈雷戴维森。不知为何,Steve感觉它并非只是Tony的收藏,那颜色和Mark系列很是相似。

“StreetTM 750。”Tony轻声道,“我给它重新喷了漆,金红色,我的一贯风格。”他做了些奇怪的多余解释。

“我当然知道这是你的风格,和钢铁侠一致。”Steve表示理解。

“但也许他的使用者会有意见?”

“这是你的车,你喜欢的颜色,当然没有——噢,老天,你的意思是这是为我准备的?”

Tony避开了Steve探寻的目光,双手收进裤子口袋,一下下踮起脚后跟,不耐烦般地嘟囔:“你原本的那辆在上次战斗中报废了,作为装备后勤,一辆代步工具对我而言轻轻松松。”

Steve止不住笑容在脸上绽放,他走过去半环抱Tony的肩膀,在他耳边留下一声愉快的感谢。

“谢谢你,Tony。你不在的这周我都是蹭着Clint的车,Natasha快要抱怨我抢了她的位置了。”没有被甩开,Steve为此更开心了些。

“她平时也没坐在Clint背后。”Tony反驳。

“总不能我去哪Clint就跟去哪。”Steve终于记起为何而来。“下午有个画展,我猜想还有点意思,正想约人一起去。如果,我是说,待会你有时间吗?”他不知道Tony能否从尾音中听出他的紧张,但管它呢,做次尝试总是没错。

Steve的手还没挪开,Tony似乎也没打算自己钻出来,这让Steve的胃揪得没那么难受,但好几秒的沉默还是让他感到车库里的空气实在太稀薄了。

“……中餐在哪解决?”

“啊?”

Steve想过被推托拒绝,被嘲笑品味,运气好能被接受邀请,但没料到Tony想的更多。

“晚餐,计划通,别说你没考虑。”Tony小小地翻了个白眼,挣脱开肩上的手,正面对着Steve。后者反应过来,“我知道有一家味道非常好,你会喜欢的。”他的笑意一定把整个停车场都灌满了,因为Tony脸上的嫌弃更加明显,而Steve早已能对这种级别的攻击毫不在意。

“那还等什么?时间也不早了。”Tony几步走到方柜旁,拿起头盔递给Steve一个,“现成的交通工具。”他快速戴上另一个,Steve才发现他今天的着装十分适合出行,普通的那种,棉质T恤和休闲裤。

有什么在他脑海快速闪过,在他还没确定前,优秀的身体素质先行做出行动,他戴上头盔,跨上金红色的新坐骑。

机车沉了下,是Tony随即跟上,一双手毫不迟疑地搂紧Steve的腰,温热身体贴上骑手的背。

“让我见识下你的骑术,Cap”

他贴得很近,Steve突然希望头盔消失或者他两可以共戴一个。

这当然都不可能。

但Tony的要求当然能被满足。

——如果他能不嫌慢的话。

 

Fin

*脑洞来自复联2片场爆出的美队新哈雷图。

*型号是美队2里的那款,新的没查出来。

 

 

25. 如果我死了

Steve: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要不是我没藏好,要不就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但相信我,它不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鉴于我们所从事工作的危险性,尽管不愿过多深想,但设想所有的可能性对我来说太自然不过。

所以当事情最终发生,我还能做些什么?

人们在思考死亡时会考虑哪些问题?

回顾往昔?

四十几年来关于我的人生经历的报道在报纸上、网络上、人们的交头接耳间漫延,有些人憎恨,有些人嫉妒,有些人羡慕,有些人崇拜,还有些人爱我,毋容置疑。Steve,我有说过有多感激你属于最后一类人?如果我没有,现在就是了,快回应我一个笑容。

更机密的信息在神盾局里有详细的纪录,我为此感到不满?有一些,虽然某些方面现在看来的确荒唐,但那些也是我的过去,它们所有的加在一起才是我。令人讨厌的,讨人欢喜的,我就是这么迷人。

关于未来?

SI有Pepper,她比我更适合做CEO;复仇者联盟有你,一直都是你,有你在它不会失去正确方向;Rhodey在飞行技巧上与我相差甚远,但好歹拥有多年驾驶经验,让他接任钢铁侠或者指导新钢铁侠都是不错的选择;我的工作间有许多研究成果,在一个加密硬盘里,密码你知道。交给正确的人研究,它们很珍贵,至少能保持我死后20年队伍的科技不落后。

看,一切都很好,总会更好,不用担心。

如果真有什么让我觉得遗憾,除了不能把恶棍们一网打尽,最大的就是不能拄着拐杖和你去散步,但想想等我垂垂老矣,你说不定还是美国甜心的模样,也就没那么遗憾了。(幽默点,这当然是个笑话,我显然愿意。)

 

Steve,替我好好活着,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呢。

 

                                                                                                 永远爱你的

                                                                                                            Tony

 

*还是没胆写内战背景,倒地。

 


26.秘密抽屉

清理杂物间的时候,难以置信Stark大厦也会有这么个房间,Steve不小心碰倒墙角的柜子,几个抽屉跌落,老旧的木板因此裂开。

腾起的灰尘让Steve呛了嘴,他摆手扫散空气里的颗粒,蹲下身准备将它们复原。第一个抽屉里存放的是几沓泛黄纸页,两个棕皮本子,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Steve猜测这是Tony小时候的东西。联想这位富翁多次宣称不是怀旧派,旧东西早就扔光光,不难想象这些童年记忆为何被抛弃在无人问津的角落。

如果不是Jarvis建议,Steve也不会知道这里。

他整理起琐碎的纸页,在移动到干净地板上时一张卡片掉落下来。

那是一张明信片。

Steve发誓他绝非故意,但它就在哪儿,稚嫩的字体轻而易举撞进他视野。

‘圣诞老人爷爷,你能让爸爸回来陪我过圣诞节吗?我可以用所有的礼物交换。’

毫无疑问是Tony的手笔,歪歪斜斜的,不像如今那般狂傲霸气,语气甚至称得上是小心翼翼。

Steve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了下,在理智能控制行为前,神使鬼差把手里的纸册放下,一页页翻开。

各种获奖证书,全A的成绩单,家长签名那里是Maria,Steve翻到尾,没有出现过一次Howard的名字;一些零散的涂涂抹抹,除了吸尘器或者电视的构造图,还有些风景人物的小画,Steve不知道Tony也曾画画,但转念一想,他是个天才,这本不令人惊奇。让他惊讶的是其中一幅,A4大小,没有人没有风景只有快填满纸张的红蓝白,完美的圆形,完美的星星。

那是他的盾牌。

甚至不是什么解构图,就仅仅是它的模样,被小心谨慎地填充颜色,没有一丝不妥。即使时隔几十年,仍能看出创作它时作画者的用心。

Steve说不清胸口满溢的是何感触,他想拿着这页薄而重的纸张冲到Tony面前为自己指证,‘快承认吧,你早就在意我了!’他又想仅仅抱住他,紧紧地,把头埋进他的颈窝,让鼻端充斥经久不散的机油混合咖啡的味道;他还想吻上他的嘴唇,吞没所有不确信和怀疑。

但最终他只是蹲在那儿,将所有Tony私人的物品收集好,集中在一个纸箱里。

某一天Tony发现Steve床头柜有个抽屉上了锁。

每个人都应有自己的秘密,即使恋人间也是。

Tony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放弃撬开它的打算。

 

Fin

6.29 H

评论(1)
热度(14)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