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我们的猫跑了/亨利二世的两个仆人+小番外

23.我们的猫跑了   又名: 亨利二世的两个仆人

【依旧有一个逗比的开始,哈。越写越长,标题即剧透】

1.

亨利二世从与毛色相得益彰的棕黑色睡垫上爬起身体,三角耳轻微抖动,淡金色眸子扫视室内,没有发现它的仆人们的身影。

他们怎么敢?!

它怒气勃发地抛弃睡垫走到地板上,长而蓬松的尾巴啪啪甩了两下,绷住一张猫脸很不开心。

旁边满满的一大盆高级猫粮也没能使它松懈脸部的肌肉。

把它领回来的金发仆人和另一个黑色头发想把机油蹭在它身上的蠢货到底去哪了?!

没人帮本王挠下巴顺背毛!不!开!心!

亨利二世拒绝吃没有档次的猫粮,只有纯天然食物才配得到它的垂青。

它决定放弃早餐,屈尊降贵去看看他的仆人们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还不来见他!

 

2.

它的两个仆人住得很近,但亨利二世从左跑到右,从右跑到左,还是没有发现他们在。

被子一个叠得整整齐齐,另一个乱七八糟,但都凉凉的好像没人躺在上面过。

即使以猫族敏锐的听力也没能发现它的金发仆人究竟在何时离开,亨利二世早就意识到名为‘Steve’的仆从异于普通人类,不然也不能把它抓,不,不然也不能成为它的仆人。

它垂着尾巴从Steve房间再次出来,顺着深色地毯漫无目的地游荡,在意识到什么在指引它前,亨利二世发觉自己走到了厨房外。

即使是最尊贵大王的胃也需要食物的献祭啊,它面无表情地扒开冰箱门——它当然会。叼出好大一块三文鱼,它的另一个仆人,哦,就是那个黑发的出现时总是脏兮兮的,叫Tony的,喜欢一边用带着机油味的手蹭它的头和脖子,一边侍奉它享用鲜美的鱼片,这是亨利二世好心给他的双重赏赐,看在肥美鱼片的份上。

但现在没有了挠下巴和顺背毛,连鱼肉都没那么美味了呢。

 

3.

舔干净爪子的时候,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亨利二世昂起头想终于回来觐见本王啦,但随后意识到那并不是它任何一个仆人所带的声音,震动不一样,频率不一样,总之就是不一样,亨利二世跳上门梁边的柜子,屏息掩在角落,它有好几天没有见过仆人们了,它现在不想见其他人。

“Tony还是没醒。”一个女声响起,亨利二世记得她,是一个拥有火红头发的美艳女人,算在猫科里也是独有一份的美丽。她叫Natasha,虽然时常冷着脸,临走时却会供奉小鱼干给它,算是不错的备选仆人。

Natasha此时听起来难得没有掩饰忧虑又包含不确定,“Cap申请将他带回Stark大厦。”

“Cap有权利这么做。”Clint的声音出现,他是一只讨人厌的聒噪小鸟,但亨利二世现在只希望他能说得更多。

交谈停止在此处,沉默在他们路过厨房的短短几秒像千钧压了下来,他们没再出声,直到离开。

仆人们要回来了?

杂物柜里的亨利二世想,觉得有点冷似的用大尾巴圈住身体。

 

4.

食碗里的猫粮从没短缺过,冰箱里的海鱼也一直源源不断,亨利二世依然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了。

尽管它仍能展现自己的威严,让他的仆人Steve抱着它坐在床前。

“喵呜……”它端正地坐好,尾巴蓬松堆在身后,严肃地对床上的人训话。

大胆Tony,本王在你面前,还不起来谢恩?!

它又训斥了几声,可黑发的仆人胆大妄为,仍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于是它有些无措地侧过头从下方瞧见Steve绷得紧紧的下巴,仿佛意识到它的注视,Steve低头抚过亨利二世的脑袋,微微融化了抿直的嘴角,“你也想让他快点醒?他会的……相信我。”他的话音何等坚定,让亨利二世稍稍放下心,调转视线却发现Steve空着的左手握紧放在腿侧,他握得那么用力,紧到微微颤抖。

 

5.

连聒噪不止的Clint也不再开玩笑了。

Steve抱着他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时他就那么坐在Tony的床前,像比赛似的,两个人都一动不动。

看起来Tony会赢啊,只要躺着,白色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即使不像猫族有毛发防护他也不会冷。可他还是瘦了,是因为没有进食?

亨利二世奔向冰箱,横冲直闯把Clint吓了一跳,它没管他,一路前冲,气喘吁吁打开柜门,拖出所有的三文鱼往Tony房间跑去。

有吃的就会醒了,吃了食物就不会瘦了!

亨利二世十分高兴,跑动中长毛飘飞起来,充满希望的活力。

它把食物带到Steve跟前,以少有的热切目光盯着也瘦了些的金发仆人,“喵唔~喵~”快给他吃吧,我赏给他的!它大方地说。

但似乎Steve听不懂它的话了,他摸摸亨利二世的头,在下巴处挠了挠,亨利二世眯起眼,没有Tony挠地细致,但还是很舒服。

“好孩子,快吃吧。”Steve却这样说。

他又转头看着Tony,好像多努力地看,用力地看对方就能醒来似的。

 

6.

Steve搬了个单人小床到Tony的房间。

亨利二世叼着坐垫也跟了过来,靠近两位仆人能让它莫名的安心。

夜晚静悄悄的,Steve的呼吸声一向不重,Tony则轻微得细不可闻。

他们说他陷入了昏睡,却没有人能知道原因是什么,除了当时他被一道白光击中,而那白光的对象原本是Steve——他替他挡了下来。

猫族的天性使亨利二世在夜晚精力十足,但它选择趴下,竖瞳看向窗外,月亮如钩子挂在天边,清冷冷的,它想到了故乡。

Steve的呼吸在这时变得粗重起来,很快他的睡意无法压制思维的波动,他额头冒着汗睁开眼睛,好几秒后才撑着头坐起身体。

他转头凝视Tony的床铺,整个夜晚静的不可思议,迫切需要些什么打破这死寂,这沉默,这无望的等待和绝望的无能为力。

他下了床,脚边触到温暖,是亨利二世,他抱起它,这团幼小又脆弱的生物成为胸前唯一的温暖,他不知道他的手冷得让亨利二世瑟缩了下。

 

7.

Steve又坐到Tony的床前,注视这个让他讨厌的男人。

是的,讨厌鬼。

总是喜欢用嬉笑怒骂掩饰一切,总是喜欢不听指挥冲在前线,总是喜欢一力承担所有责任。他明明很聪明,为什么总是犯这类错误。

真的很让人讨厌。

亨利二世的温度让Steve感觉好过了些,他轻轻出声,“Tony……”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多哑,Steve压低声音咳嗽,让喉咙回复正常水平。

“Tony”他再次开口,不知道自己在呼唤还是在确认,确认这个男人还在,确认他还能听到。

Tony仍旧没有回应。

Steve需要些更实实在在的证明,他探手进柔软的天鹅绒薄被,握住对方微凉的手掌。他没敢太用力地挪动,营养液正持续不断从手背上的针孔注入Tony的身体,为他提供维持生命所需的养分。

他摩挲到Tony的手指,意外的粗糙,随后他意识到那些是金属器械留下的痕迹。如果能把它们放到日光下好好研究,是否能更好地记住它的纹路?但这已经是他能允许自己做的最亲密举动,甚至不敢暴露在清冷晦淡的月光下,他在被薄被遮掩覆盖的空间里,握住Tony的指头尖,寻找如他苍白脸色般的些许安慰。

至少他还活着,仍然还有希望。

对这个人的讨厌有多深,对他的在意就有多重。


8.

Tony的房间突然涌进许多人。

亨利二世被挤到墙角,它蹬着两只前掌,龇开嘴露出尖牙十分不满。

“……41天……公众……受损……公开……”声音过多又杂又乱,亨利二世只能勉强听到几个词,它不是很明白事情怎么了,但它看得懂Steve脸上显而易见的愤怒神色。Steve低吼着把乱起八糟的人全赶了出去,自己也站到外边。房门慢慢关上,将所有外界的窥视和刺探挡在一面门的距离。亨利二世跳上Tony的床,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颊,软软的,温温的,他看起来除去瘦了些一切都很好。

就是一直没醒来。

再不醒我就开除你的仆籍啦!

亨利二世拿出杀手锏威胁,不让你摸我的头也不让你挠我的下巴啦!三文鱼我也不给你吃了!晚上也别想抱着我睡觉了!

它嗷嗷叫唤了好几下,毛茸茸的爪子在Tony的脖子和胸膛上拍来拍去,快点醒来啊混蛋……

我讨厌你。

亨利二世趴在Tony胸前,最后呜咽着说。

不知过去了多久,Steve回来,托起它的身体抱到怀里。

“他会醒的。”Steve抚摸它的头背,梳理长而柔的毛发,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坚定,亨利二世却不知道能不能相信。


9.

亨利二世蜷在睡垫上,它才几个月大,体型还没长开,趴在同色的睡垫上远远望去像是棕色毛球堆。

它睡得半梦半醒,在猫生涯里可不常见,以往它都是蒙头大睡。眯着眼,亨利二世脑袋里回想意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刻。它着陆的地方周围满是废墟,还没等做出反应,冲击波刺目的光芒笼罩过来,它僵直了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就在避无可避时一只手抱起它,弧形的盾牌被挡在身前,它被救了。

亨利二世翻了翻身体,确定自己没法睡着。

那天过后Steve和Natasha他们聚在一起讨论了很久,关于昏睡了一个多月的Tony,任何科技手段也没能查出原因,他们不得不将注意力投向另一种‘科学’——魔法。

Magic.

听说他们一直在寻找拿着大锤子的某个人,或者是头上戴奇怪大角的另一个人,但无论是哪个都渺无音讯。

亨利二世拖着尾巴轻轻绕到Steve脚边,他没躺下睡觉,直接趴在了Tony床头,金色的头发胡乱耷在头顶,他没精力注意这些仪表问题。

Steve的一只手伸到被子底下,亨利二世猜是为了够到Tony的爪子。

人类称之为‘手’的部位,没有华丽的毛发修饰,没有有力的爪子尖,脆弱又没有保护。它想起Tony挠它下巴时的舒服感觉,突然能理解为什么Steve越来越喜欢抓住他的手不放了。

你也想让他挠你的下巴吗?

它在Steve脚边蹲坐,伸直了脖子视野勉强能够到点Tony的头发尖儿,是一种深棕到近乎黑的颜色。

“它的毛发是棕黑色的,瞧,瞳色倒和你的类似,金色。”那时一个浑身裹在金红相间奇怪物体里的男人出现在身侧,他打量着被搂抱在怀里的亨利二世,脸庞上明亮的眼睛里饱含兴味。

它被带回了复仇者大厦,“Henry,你的名字是Henry。”黑头发的男人顺着它头顶的竖状花纹向后梳去,亨利二世克制想要更多的丢脸举动,它嗷嗷叫起来‘是亨利二世,不是Henry!吾乃猫国国王!你们想做什么!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本王的仆人!’

但它沮丧地发现男人们听不懂它的语言,随后而来的鲜牛奶和美味肉食俘虏了它饥饿的肠胃,它略带困倦地缩在名叫Steve的新仆从怀里,一只带着奇异气味的手温柔地抚摸它的头颈,后来亨利二世学会那是咖啡和轻微机油的味道。当时它没能留意仆从们陷入了诡异的气氛,它也没能知晓自己成为两个刚干过架又一同击退敌袭的人类莫名其妙的共同责任。

更多时它睡在Steve的房间,它的另一个仆从在某次错将咖啡当牛奶倒进亨利二世的奶盘后被剥夺单独侍奉亨利二世的权利——噢,是被Steve剥夺的。猫国王对此没有异议,它喜欢被两个仆从同时服侍,它享受Steve呈上来的食物味道也青睐Tony梳理它毛发的节奏。

偶尔它也会发现它的仆从们在开小差,Tony滑动的手指速度越来越慢,Steve投喂肉粒的频率也渐渐变缓,它奇怪地睁开舒适眯起的猫眼,发现仆人们越过它直直对视,却没有交谈,好像视线里就涵盖了所有要说的内容。亨利二世扭动起身体夺回Tony的注意力,被抚摸的节奏终于对了起来,而后一切就都正常了。

有时候他两会一同消失,大楼里的其他人也都不见。几个小时或更久他们会出现在门口,身上总有些被什么割破撞开的痕迹,有时候会更严重些。亨利二世曾见过Steve撑着Tony半边身体将他扛回来,一进门就把他推压在墙上死死按住。

“你疯了是不是?!”它听到Steve咬着牙朝Tony吼叫,怒气被挤压在喉咙,掩盖掉所有担忧的心绪。

Tony又露出亨利二世感到不十分舒服的笑容,像什么都不在意又像一切都胸有成竹,猫国王却觉得那预示着‘再见’或是‘不是还有你吗?’之类不令人愉快的内容。每次Steve同他争吵,两个人大声斥责对方,Tony就会这样笑,然后Steve会更生气。

“我做好了所有计算,结果也证明我没有做错,你究竟在担心什么?”Tony挑起眉毛,过近的距离和身高差距迫使他昂起头才能挑衅地与Steve对视。后者张了张嘴从牙缝里挤出质问:“你漠视了其他人的安危,你如何能保证爆炸那一刻一切都按你的计算刚刚好?”

回应他的是Tony嗤笑地扁了嘴角,“事实能证明,Cap,除了现在被压到墙上的可怜虫被小小波及,一切都完美的很。”他毫不示弱的瞪视回去,Steve看上去则像要狂吼出什么却被生生压制住,他没有放开对Tony肩膀的控制,张开嘴微微露出牙齿,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撕咬对方似的。亨利二世因此吓了一跳,忙奔过去抓住Steve的腿角,‘放开他!’它状似威严大吼,实则轻如鸟鸣。

仆人们还是注意到它,Steve松开钳制,Tony则毫不在意般的用带着金属壳的手指揉了揉它的脑袋,“好孩子,来接我了?可惜我现在不能抱你,我得去做个身体检查,跟着你Stevie爸爸好吗?他会给你准备好牛奶,你爱的牛奶。”他又蹭了几下,扶着墙站起身,拒绝了Steve伸出的手一个人慢慢走向医疗室。亨利二世抬头望向Steve,它金发的仆人半张脸戴着头罩,怒气慢慢退散,担忧和无可奈何逐渐在脸上显现。他叹了口气,直到Tony的身影安全消失在电梯口,才抱起亨利二世,手指顺着Tony揉过的地方揉下去,“饿了吗?我给你安排吃的。”

 

10.

第47天,Tony还是没醒。

Steve以肉眼可见的消减速度憔悴了。他还是会给亨利二世安排好一切,饮水和食物,舒适的睡垫,全都滴水不漏。但他的抚摸太过心不在焉,,而猫国王也无暇顾忌。

亨利二世被更严肃的问题困扰着。

月亮又如钩子挂在天边,亨利二世记得它的故乡,天上有两个月亮,其中一个永恒如新月,像一弯浅钩缀在天空西北角落。

它记得它是个国王,尽管在流亡中这一伟大称号已名不副实,但它现在有两个仆人——它的臣民。

可Tony再不醒来就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它听到有人对Steve这么说,它看到Steve好像一瞬间塌陷下去,却强撑着争辩,“他会醒的,如果真是魔法的诅咒,Thor还没回来,我们会找到他,Loki也可以,总会有机会。”

但他们已经尝试过所有可能的办法,不论是治疗Tony还是寻找那两个奇怪的人。

噢,对了,Magic。

它想起来这个,它也会,作为一个神奇的猫国王,总该有些独一无二的技能。

亨利二世确信世上没有比它更伟大的猫国王了。

——它能实现愿望。

当然需要一些代价。

 

11.

Steve亲吻Tony毫无反应的指尖,他不想去在意曾经阻挡在胸口的那些名为‘讨厌’的情绪,他知道它从很久前就被另一种情感取代,但他不愿去承认,直到这一刻。

“如果我说爱你,你会跳起来驳斥我吗?”他一只手捧住Tony的脸颊,声音干涩,苦笑着继续,“难得的机会你不想把握?这次我不会逃避……”他用视线细细描绘Tony的脸庞,没放过每一寸容貌,尽管他在内心早已能闭着眼将它们绘出。但再动人的画笔也比不过Tony眼里的神采,而它们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展现过。

Steve痴痴望着,终于克制不住凑过去吻上Tony闭合的眼皮。一股揪痛从胃部涌上来,酸涩在眼眶里凝聚,他缓缓移动嘴唇,贴合到最想碰触的地方。

这动作持续了一秒,或许更短或更长,Steve事后无法记起准确的情形,因为随后他抬起头却发现Tony正睁着那双大眼睛惊讶地瞧着他。

狂喜首先击中了Steve。

“你在给我做人工呼吸?”Tony有些呆呆地问,他的嗓子许久未用,几乎是用气音问出。

Steve忙起身倒过温水喂他服下,按下召集铃通知医护人员上来。

“不”在等待的空闲时间里,他坚定地回答,“我在吻你。”

他在Tony更惊讶地眼神里俯身又吻下去,这一次要深得多,他欣喜地发现Tony尽管身体无力,却仍用舌头努力地回应着。

Steve没敢做更多,他停下来额头抵上Tony的,后者面露不解随后却开始笑,“似乎发生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我记得我被一道白光击中……”

“确实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Steve说,他坐好身体,放开Tony的脸,右手却还勾着他的手指头,摩挲又摩挲,“你保证要听我说完。”

Tony脸上的表情始终有些不解,但他没有挣开Steve的碰触,他能感到有什么发酵很久的情绪,终归到了开封的一刻。这对他而言,同样避无可避。

“好。”他的声音仍旧有些哑,但Steve确定自己不会听错。

“我去把Henry带来……”他想分享喜悦,脱口而出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那是谁。

“Henry?”显然Tony也不清楚。

Steve思考了几秒,没能想起和这个名字相关的任何事情,他摇摇头表示可能是记错,这时敲门声响起,医生们到了。

他把Tony的手温柔放下,起身去开门,没有发现房间里少了些东西,例如棕黑色的长毛坐垫和上面蜷缩着的脆弱生物。

 

 

 

【fin】

彩蛋1:

Tony手里拿着意外翻出的超市采购清单十分疑惑,“复仇者们有人养猫了?”

Steve接过发现上面记录几个月前大厦采购了许多猫粮。

“也许是Clint?”他猜测。

“小鸟养猫?”Tony大笑,补充道:“总之不是我,我可不擅长养宠物,最后它们恐怕得全跑了。”

Steve说:“我倒认为你会讨猫咪喜欢,有只宠物应该感觉不错,要试试吗?”

他们还真去了趟宠物收容所,却意外没看上一只动物。

“我总觉得它们不对劲,不是毛太短就是太长,要不是叫声不好听长得不好看。也许我就是个太挑剔不适合养宠物的人。”Tony和Steve并肩走出收容所,对自己下了评语。“你怎么不带上一只?”他问Steve。

“说起来挺奇怪,但我总觉得我已经拥有过一只猫。”

“别告诉我猫粮是你偷偷买的。”

 “我不记得有买过那些。”

“梦游时买的。”

“我不梦游——好吧,就算是我买的,猫呢?”

“受不了你自己跑掉了。”

“那是面对你才会有的情况。”

“你想和我吵架?”

“陈述事实也成吵架理由了?”

“看来你真是想跟我干一架。”

“我不打架,我文明的很。”

“也许你想要另一种形式?来个吻怎么样。”

“……正合我意。”


彩蛋2:

清晨,雾气尚未散去。

公园旁的小长椅上,一只棕黑色的缅因猫蜷在角落,浓密的皮毛上沾了些晨雾,让毛发尾端微微成团。

一个人影从雾气中隐隐现身,个子很高,脚步稳而坚定,带着势不可挡地气魄。

缅因猫被迎面而来的气息惊动,僵硬了身体,耳朵尖瑟瑟发抖。

它还是引起了注意。

来人饶有兴味地侧头看向它的方向,突然抬起手,一颗3厘米大小的钢珠朝缅因猫飞去,快靠近时突变成扁平的盘型物体,将不敢动弹的幼猫托起呈到他面前。

“可爱的猫咪。”他开口评价,有奇怪却优雅的口音。缅因猫循着声音抬头,茫然回望,懵懂无知。

仿佛被它呆呆的样子打动,来人冷硬花白的眉毛松动了些,“我又惹他生气了,把你带过去正好陪个罪。”他自言自语,不知从什么地方引来更多金属做成笼子,将缅因猫圈在其中,腾空而起,飞远离开。

 


*亨利二世的名字是因为最开始我想写个逗比,后来懒得改了。

*它是只缅因猫,所有特点来自百度,除了性格。如有纰漏,欢迎指出~

*老万的出现只是因为我想让他出场,他为啥出现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放张亨利二世大了的照片,狂霸酷炫吊有没有。

 



既然写到猫,再纪录几个脑洞:Steve还住在布鲁克林公寓,Tony还是重伤昏迷,意识却变成一只猫,在外面游荡,没有人能看到他,除了Steve,后者试图收养照顾他,却发现小猫不吃任何食物经常在某些时候消失又突然出现。与此同时pepper因为老板的昏迷不醒十分着急,试图用各种方法唤醒他……(什么方法我也没想到,反正没用)后来……经过一些我还没想到的事情,一切又正常了。除了被迫用猫咪身体和美国队长度过x天的Tony和对他真实身份一无所知的Steve。(他们会相认吗?噢,谁知道呢)

 既然Tony老是变猫,Steve也变吧,前两天围脖又传了猫咪误入动物园与猞猁成为好朋友的老新闻,照着AU一个,误入动物园的小猫Tony被猞猁Steve收养,和动物园里的其他动物斗智斗勇又相处融洽,他们有鹦鹉Clint,豹子Natasha,大猩猩Fury(哈哈哈),狮子Thor,大象Hulk(河马好像更暴躁点,但是大象比较可爱啊XD)等等等等,他们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微博地址点我点我

昨天看到一张图,关于宠物们小时候和n年后的样子,有一张小奶猫抱住和自己差不多玩偶侧躺在床上,长大后却一只爪子就能按住它的图,非常非常可爱。直接画成奶猫Tony或者Steve抱着对方玩偶的样子想必十分可爱。(不知道这种图有没有,想想就觉得萌啊。)这张图找了20分钟没找到,算了。摊手。

6.11~12  H君


加个小番外:

Tony翻了个身,伸出爪子挠挠脖子,等等,为什么是爪子?他觉得不对劲,愣了会儿,没觉出到底哪里不对,兀自又趴了回去。

没等他再睡着,身边蹭过来温暖的身体,他扭头一看,“Steve!”他惊叫到一半又吞了回去。

当然是Steve,怎么会不是Steve。至于为什么他会在这,那都不是问题。

Steve当然也是只猫,一张金毛猫脸严肃又着急,“我们的国王不见了!”

Tony猛地清醒赶紧追问,“什么?!这可是大事,你知道他去哪儿了?”

“这是他的留言。”Steve不知从哪里拿出张纸,上面印着好几个爪印,奇怪的是Tony竟然看懂了。

【我和头盔爷爷玩去了,不用来找我啦】

“谁是头盔爷爷?!”两人,不,两只猫异口同声问。

“我们得把他找回来!”又一次不约而同。

仿佛听到了他两内心的意愿,纸条突然飞了起来,晃荡几下朝某个方向飘远。Tony下意识跟上去,Steve贴在他右侧也迈开步子。

接下来是一段极慢又极快的旅程。

Tony记得出门时天空尚且蒙蒙亮带着微光,但没多久日光大盛一切都闪亮得过分,时间以一种异常的速度层层递进。他们遇到了另外一些猫,但那些猫都对Tony和Steve没有任何反应,Tony也没想过要去问问路探探消息。硕大的球形建筑像气球飘在空中,呈梯状的植物藤蔓牵扯住它们,像绑住气球的线。Tony和Steve在大球间的宽大孔隙里循着纸条曲折前进,明明并没过去多久,太阳却以可见的速度渐渐消失了,光芒被巨大的幕布逐一遮盖,天空出现两个月亮。

其中一个像钩子挂在天边,一动不动。

时间在这时几乎没有流动,他们一直在追寻,一弯半月在背后升起,偶尔回头能看到‘气球丛’里有微光点起,一些猫咪的身影若隐若现。

Tony不记得他们走了多久的路,直到突然间似乎到了尽头,视野里出现一片绿色,而天又开始亮了。

那是一座庄园。

有人类的孩子在草地上嬉戏打闹,还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纸条还在向前,Steve蹭了下Tony身侧,两只猫没有停止脚步。

在草地深处,一拱白色的门廊下,一个老人抱着一只猫咪,带着神秘的微笑等待在尽头。

那是猫国王和谁来着……Tony确信他认识这个人,但随后他连这种确信也不记得了。

与老人对视的那刻Tony的眼前开始模糊,Steve似乎也是,他更紧地贴着Tony,两只猫彼此支撑。

猫国王却凑近过来,舔了舔Tony的下巴又用脑袋在Steve的胸前磨蹭,看到他Tony才意识到自己在猫里还是算大只的。

视线像是被磨砂玻璃遮挡,只勉强看清猫国王棕黑色的毛发,和好看的浅金色眼睛。

“我在这里很好,不用担心我。教授说我头部受伤了,等治好我再回去找你们。”猫国王用稚嫩的嗓音说。

随着这道声音,Tony的意识越发模糊,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


Steve睁开眼睛,发现怀里的人也醒着。

还没开口问,Tony自己回答了,“我做了个梦。”

他牵起Steve的手,放到自己反应堆前,暖的。

“梦里的事情记不大清,里面有你,我们一直在找什么。后来也没找回,却有放下心的感觉。”他在Steve收拢手臂的拥抱里寻找到某种力量,更放松下来。“我也做了个梦,和你类似,不过我记得似乎找到了。”Steve说。

“哦?奇怪,你找到什么?”

“答案?承诺?之类的。”

“那跟我还不是一样,都是虚的。”

“能让你放下心,至少就不是什么噩梦。才4点,接着睡吧。”

“但还是很奇怪……”Tony嘟囔着,没多久思绪重新昏沉。


另一边。

X教授揉了揉猫脑袋,无奈说道:“这下你满意了?”

怀里的棕黑色猫咪发出鸟鸣般好听的愉快响应。

“脑补修复要冒很大风险,我也不能保证一定成功,你还是要坚持吗?”

猫咪好似能听懂他的语音,用力地点头。

“那就祈祷一切顺利,期待你再去见你的两个主人。噢,好的,抱歉,是你的两个仆人,你真是了不起的猫国王。——别动那盘棋。来吧,国王陛下,到这边来,跟我一起去休息吧。”

6.14 H

评论(10)
热度(19)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