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斯达克租书屋 番外·饲养权

番外一:饲养权

佩珀发现表弟托尼近期表现十分良好,只有个小问题。

“托尼,按时吃饭了?”

“我和斯蒂夫吃过拉面了。”

“托尼,出来运动了?”

“我和斯蒂夫在跑步呢。”

所以,谁是TM的斯蒂夫?

佩珀迫切想知道谁在接近自己生活技能零等级的表弟。自从姨夫姨母交通事故双双罹难,托尼固执地搬到斯达克书屋独自生活,偏偏又缺乏照料自己的能力,更可怕的是他连照顾自己的意愿都少得可怜。这些年为了保证表弟存活在人间,佩珀使尽手段,终于确定了‘家长’地位。

婚事的前期准备告一段落,佩珀抽出空来在某个周日上午,大驾光临斯达克租书屋。

租书屋的橱窗玻璃出乎意料的干净,同过去她每次登临时的满布灰尘大相径庭,佩珀挑起一边眉毛,如果对这对表亲观察仔细,会发现这表情与托尼极其相似,她带着微笑推门而入。

风铃声叮铃铃响起,提醒店主有新客人进入。佩珀一眼朝柜台扫去,出乎意料并没有托尼的身影。

“欢迎光临。”一个陌生的金发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身朝她展露笑容,阳光像在一瞬间照亮室内。“您可以自由挑选,有什么特别需要可以咨询我。”他释放有礼的气度,朝店内指引般摆手示意,随后坐下身重新拿起本子,用笔在上面涂抹着什么。

佩珀的眉毛更高地挑起,转过身开始打量租书屋。与它的外表情况相近,内在也发生了些微变化。她注意到离门最近的地方依然是花花公子和名利场们,各类漫画也占据不小江山。但再往后的区域则出现一般不会待着热销区域的各类老旧小说和艺术类书籍,钱德勒的全套书本和几大名家图集占据醒目位置。莫名其妙的成功学和理财资料都退到目不可见的区域。佩珀手指在某个版本的《瓦尔登湖》上划过,回头轻描淡写地开口:“菲利浦·科特勒的《营销管理》没有了?我记得以前好像在这附近。”

金发男子放下纸笔,“书屋前些时候重新整理了书籍位置,学术型资料在这边。”他伸手一指,那是离柜台不远处的位置,算是另一个黄金地带。

“谢谢。”佩珀移步过去发现除了极少数的经济类论著,大部分都是物理及机械类的书籍,其中有不少托尼曾抱在怀里啃读过。“你是新招的店员?”她慢腾腾用目光审视过每一本书脊,仿佛要从重新排列的书籍顺序里发掘出表弟变化的全部奥秘。

她听到坐着的男人似乎笑了声,“算是吧,有时候我会帮忙看一下店。”他的声音温和,带着令人舒服的可信任感,还有些显而易见的愉悦,似乎男人对自己的作用十分满意。

“店长经常不在?”佩珀费力抽出一本《经济学原理》,超厚重的分量拿在手里不轻,她留神关注男子的动静。

“不——也不是,有时候他喜欢花时间做点想做的东西。”男子停了下,抬眼望向佩珀的方向,感觉到她的吃力,他起身走过去,“需要帮忙么?”

第一眼离得远还没有发现,等他走近了佩珀才感受到男子个头十分高大健壮,想到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表弟,佩珀脸色黑了些,她低头抱紧书本,“不用了,我就要这本。”把随意选中的大部头搬到柜台,佩珀快速扫过男子先前手里摆弄的纸笔,那是一本速写簿,已经快要用完,尽管只是短暂的一瞥,佩珀还是能确定本子上一脸沉醉手里模型的人物正是自家让人不能宽心的表弟。速写神态抓得很好,跟佩珀记忆中托尼埋头专注的模样非常相近,若非长时间相处和观察,不能做到这样的手笔。

“你还兼职给自家老板画像?他得给你涨工资。”她挤出一抹笑容调侃,觉得表弟就要脱离她的温暖怀抱了。

“噢,这可换不到工资,我只是想这么做。”男人拿起速写本,笑得异常耀眼。

“可以给我看一下吗?最近我对素描有些兴趣,正想学习下。”佩珀僵着脸问,得到允许后接过本子,迫不及待往前翻去,不出所料大部分都是托尼。工作台前潜心制作的托尼,公园里大树下抬头笑得恣意的托尼,挂着运动毛巾撑住腿气喘吁吁的托尼,带着嫌恶表情挑剔蔬菜的托尼,一只手揉着眼睛另一只眼睛冒着泪水的托尼……佩珀‘啪’的一声合上本子,深吸口气,把它还回去。

“你画得真不错,当我的老师怎么样,我付你三倍工钱。”她扯开标准业务笑容,提出建议。

男子皱了眉头,佩珀得承认面前的男人相貌英俊,衣着干净整洁,气质阳光健气,现在皱起眉毛更添了抹忧郁气质,看起来的确是托尼那小子的品味。但作为照顾他好几年的表姐,佩珀认为此事仍然需要慎重考虑,即使这男人在她心里已经有八十分了也不行!原谅她此时的老母鸡心理,那可是托尼——她一直罩着的!

“女士,这无关薪水,你知道么,这是我的福利。”男子打开速写本,视线在佩珀假笑的表情停留了下,随后若无其事地移开目光,少见地向初次见面的人介绍起自己的生活。

他翻到制作模型时托尼的速写,声音充满温情:“我画得最多的就是这类,因为他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工作间,那时候我就陪着他,他画图纸,我画他,好几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他翻过几页,略有困扰地说:“让他出门很难,你想不到他有多喜欢工作室里那张椅子,有时候我真想连人带椅一起搬出去晒晒太阳。”佩珀心想少TM在我面前炫耀,我比你清楚多了。

“但我一直在努力,而且卓有成效。”男子又绽开笑意,“瞧这张,那天我们去了公园,一只虎皮鹦鹉从主人笼子里逃出来,东飞西窜跑到他头顶的树上,怎么叫都不下来。然后他就笑了,我一直记得这个笑容,很纯粹。”他在这幅速写上多停留了几秒,翻到下一页,“他以前的作息习惯太没规律,我很担忧。所以常拉着他去跑步,他太弱了,两公里就有些后力不济,你猜他现在可以跑多久了?”他用湛蓝的眼睛看着佩珀,后者不自觉问出来:“能跑多久?”“至少三十分钟没有问题。”男人笑得得意又自豪,好像托尼在他的帮助下创造了什么世界纪录,佩珀略有惊讶,对托尼来说坚持跑步本身就是一项纪录。

“他还很挑食,很多东西都不吃,把他养大的人一定很辛苦。”他说这话时带着有些无奈又心甘情愿的纵容情绪,不知怎的瞟了眼佩珀。佩珀压抑住赞同的冲动,自认为淡定地没露出让人起疑的表情。“他一直不接受芹菜,你知道对付这项挑食的方法吗?”“切成丁配玉米丁胡萝卜丁拌沙拉酱他就会吃了。”佩珀脱口而出,然后想到什么弥补道:“我有个朋友就是这样。”

男子点点头表示十分感谢,“你给了个好提议,我今晚会试试的。”

尽管他的笑容依旧那么无害,佩珀却更沉重地意识到关于表弟托尼的饲养权似乎真的要转移了。

她有气无力地扯过登记簿,又欣慰又失落,填写名字的时候犹豫了下,最后写下‘玛利亚’,真正可以放心的是姨妈,她心想。

“和你聊的挺愉快,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佩珀递回登记簿,看到男子在接收时扫过她的名字似乎停顿了下,“斯蒂夫·罗杰斯,女士。”果然是他,佩珀咬着牙想。

斯蒂夫贴心地找来布袋帮佩珀装好要借的书,打开门送她离开。

佩珀提着书袋欲言又止,“我在这条街住过一段日子,经常来这家书店,照顾好他。”她没有说他是谁,直觉眼前的男人知道她的代指。

“我会的。”金发的大个子站在门前,好像他一直都在,不会离开。“我会的。”他再次保证。

佩珀又看了好几眼斯达克租书屋的门廊,身为托尼饲养员的往昔好像还在眼前,现在已经由另一个更称职的人接手。“不要让我失望,否则……”她留下一串省略,但神情预示如果不按她说的做一定没有好结果。斯蒂夫极配合的点头,目送她潇洒转身,打开座驾的门,乘着夏末未尽的暑气驶离这片街区。

一个小时后。

托尼打着哈欠从卧室出来,走到餐桌前坐下。“怎么没叫醒我?”他揉着一只眼,另一只眼半睁着全是水光。

“你昨晚太累了。”斯蒂夫将早餐,也许午餐?端到他面前,摆好。

“你是在炫耀体力?”托尼插起一块苹果,边咀嚼边抗议,“比起前阵子我进步了。”他嚷嚷着想要奖励,斯蒂夫搂过肩膀在唇上印下早安吻,思考要不要告诉他佩珀来过。

“最近你表姐有联系你么?”

“老样子,隔三差五唠唠叨叨,就怕我哪天躺尸没人发现。”吻够了的托尼安心进食,“怎么?”他叼着叉子问。

“没什么。”斯蒂夫最后说。

 

彩蛋:

三天后一个微胖的男人拿着佩珀借的书来还,扉页里露出镶金边的一角,斯蒂夫翻开书发现是一张请帖,邀请‘托尼和斯蒂夫’出席婚礼。

他微笑着把请柬拿给托尼,换来恋人震惊不可置信又喜悦的表情,可以再画好几张画了,他想,接住恋人扑过来的拥抱。

 

 

------

啧,我为毛这么甜,真是傻白甜小天使。顺说还有一个番外,是泰坦尼克号速写梗,没错,另一个应该是肉哈哈哈哈哈,不H一场怎么对得起我的设定啊!

6.4 只来得撸完一篇番外的H君

评论(5)
热度(33)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