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30题之22,逃家

22.逃家

寒气慢慢汇聚成雪花,飘落在眉毛尖上,一小会儿便融化了。沁凉的湿润感诱惑着Tony伸手将它们抹平在额头上,消减了些因奔跑涌起到脸部的热意。

喘息着呼出一口白雾,Tony打量起陌生又熟悉的街道。少数时候他会被管家带上,坐着漆黑加长的定制车驶向父亲指定的学习地点,途中会经过这里。如果他表现得足够好,回程能得到一小盒栗子蛋糕作为奖励。街道直而长,Tony记得管家下车的地点,开始朝那走去,尽管他从未用双脚实实在在踏上过这片区域。

蛋糕店的灯光从橱窗里暖洋洋地投射出来,冬青树编织成的花环端正地挂在中央,一个圣诞老人头像在一角乐呵呵地笑着,今晚是平安夜。

Tony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金色直发的漂亮店员抬头对他微笑了下,随后他发现有小小的惊讶在她脸上,大概是没看到常理中应该紧随Tony身后的监护人。

“小可爱,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店员放下手里的使用说明书,将拆得半开的微波炉推进去了些,绕过柜台走到Tony身侧,贴心地半蹲着与Tony对话。

“我不是的。”Tony不确定这算不算说谎,早或晚,总会有人能找到他。他也不确定今晚的出逃是否明智——以他的年龄来说,这甚至不是个应当思考的问题,当然不明智。但他实在是有些小,处在还对承诺抱有信任的时期,还对约定抱有期待。因此当一次次被毁约的消息传来,他终于忍不住避开看护,一个人溜出大屋,经过几十分钟的漫步和奔跑,走到了相对熟悉的地方。

“我……我爸爸待会会来接我,他暂时去了别的地方。”他小小地补充,声音里有种不确定和颤抖,湿漉漉的眼睛里流露出幼崽特有的依恋般的柔软情绪,棕色的头发从绒帽的边角探出几缕,沾染上的雪花在室温下渐渐融化,在灯光下像星辰点缀在他头上。

店员将他引到靠近柜台的座位,摸了摸Tony的头柔声道:“你可以一直待在这,小甜心,平安夜快乐,我给你准备份点心,蛋糕还是布丁?”

“蛋糕。”Tony将带着兔子耳朵的绒帽摘下,“可以要栗子味的吗?”他把帽子放在腿上,两只手趴伏在桌子上像一只在雪地里奔跑太久终于找到温暖场所的小兔子般,略有些疲惫地半阖着眼。

“栗子蛋糕是我们招牌,独一无二的,亲爱的你很有眼光。”店员笑眯眯将三角形的蛋糕放到Tony面前,没忍住又在蓬松起来的发间摸了一把。

“谢谢你。”Tony有些腼腆地接受店员的好意,不论是食物还是抚摸。他有些累,而且确实饿了。这家店的栗子蛋糕不知是什么原因,总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以至于他一直把享用它当做某种奖励。

“没什么,这个时间来店里的人可不多,人们忙着在家里团聚呢。”看得出来店员为Tony的到来感到高兴,但也有些担忧,“你爸爸大概什么时候来?今天不适合太晚回去哦。”

咽下一口软滑的奶油,Tony拿叉子把蛋糕分成两块,“等会儿就来了。你要蛋糕吗?我很喜欢这个味道。以前路过的时候总是让管家帮我来买。”

“喜欢就全部吃掉吧,做法是老店主秘传,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可以直接过来,要是我知道有人给你这么可爱的小朋友带,每次我都得多送他两块。”店员干脆坐到Tony对面,看着他一口一口吃掉蛋糕,自己笑得心满意足。

大大吃了几口后,Tony的速度慢了下来,爸爸又一次圣诞节不回来造成的打击似乎也减弱了些。

“你不回家吗?”他咬着小叉子问。

“这儿就是我的家。”店员笑得温和,带着几丝Tony看不懂的情绪。

“你的爸爸也还没回来吗?”Tony接着问。

“他一直都在,没有离开呢。”店员又伸手狠狠揉了把Tony的头,没有解释店铺里为何只有她一人。如果Tony几年前有机会自己来取蛋糕,他会发现老店主就是店员的爸爸,而他已经不在了。“乖乖在这等着,我给你热杯可可。”她起身走向柜台,然后爆发小小的惊叫,“忘了微波炉坏掉了。”店员回头对Tony苦哈哈一笑,“看来你得多等一会儿了宝贝。”

Tony挪下椅子跟了过去,“我能修好它。”他对店员说,后者显然当成是小朋友过于自信的友好宣言。

“我用别的方法热好了亲爱的……”

“只是短路,你只要把那两根线重新接起来就可以了。”Tony扫视过半开的微波炉后壳,肯定地补充。

10分钟后。

店员从微波炉里端出热好的可可。

“你真的只有五岁吗?”她怀疑中带着无法掩饰的赞赏。

“爸爸是这么说的。”Tony抱着可可杯仰着头回答。

店员克制住自己想把他搂紧怀里的冲动,“你一定是个天才”,她感慨。

“天才是什么?”

“就是很厉害很聪明。”

“爸爸不是这么说的,他总是说我还不够,不够。”

“不,不,虽然我不知道你爸爸对你的要求怎样,但在同龄人里你一定是非常厉害而聪明的了,就像……”店员环顾四周,想找出例子,最后在角落发现一个模型玩偶,是侄子留下的。

“就像他一样。”她拿过玩偶,把它摆出向前冲刺的姿势。

Tony皱着眉怀疑地接过玩偶,聪慧的脑袋没有理清这个‘例子’的逻辑性。

直到很多年后他更加确定,玩偶的参照本体也许够‘厉害’,但在‘聪明’这点上,实在不能和自己的智力相比。

至少他是这么坚信的。

他把头埋进枕头,忍受身后的冲撞,咬牙切齿地断定。

 

fin

----

我得承认这节是看着小唐尼小时候的照片撸的,所以写最后两句的时候有点羞涩……咳咳。

其实另一个脑洞已经开好,但这个时间脑子已经是浆糊了,希望明天有时间撸出来。

2014.5.27

Happy birthday to my little brother.


评论(6)
热度(16)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