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文,碎碎念。

【盾铁】突如其来的味道

21.突如其来的味道

Steve最开始并不想在夜晚出门,独自一人逛着闹市?行动缺少理由,漫步也没有方向。

 

骤然多出来的七十年光阴过于繁盛复杂,像童话里被城池外蔓延百年的狰狞藤类紧裹,时光从罅隙间悲怜地露出脸庞,世事如沧海桑田,而他一如往昔。

 

但其坚韧的心性从未被挫折这个词汇打倒,Steve给自己定下计划,每周最少三个晚上得出门接受现代生活的熏染,即使时间曾在他身上残忍地按下暂停键,但至少它没忘记再按一下。

 

收拾了自己,深蓝色连兜帽卫衣和口罩,蓝白相间的球鞋和浅灰色的休闲裤,Steve深呼口气拉开门。一瞬间喧嚣淹没而来,炫彩虹灯像五颜六色的瞳孔争先恐后瞪大闪烁着,车辆滴鸣和人群交谈的声响似极远的轰鸣又似极近的低语,它们无比例外陌生而充满距离感。Steve踉跄着想要退后,但最终坚持站定。

 

他一步步走进去,像一滴蓝色的水汇入河流,汇向海洋。

 

这是最终的归宿,谁也无从抗拒。

 

干净整洁的街道从尽头铺到脚下,繁华外衣被道旁的建筑穿在身上,这是一条有名的商业街。

 

人流从各个不知名的角落涌现又消失,Steve身处其中,却不可避免的感到孤然在外。

 

他并不想这样,但除了能肯定自己曾经是谁,他对苏醒的过程一无所知,对混乱的现在一团乱麻,对跳跃时间距离的未来毫无头绪。无数张白的黑的黄色的面孔从眼前步步经过,嬉笑的,面无表情的,惊讶的,探究的,好奇的,揣测的,谨慎的,他们没有恶意,只是陌生,陌生,全是陌生。

 

而自己作为战争偶像对这个和平年代,似乎并无意义。

 

恍惚间一丝从未有过的痛感擒住他的胃部,抽搐似的伤痛一下下凌迟着如今强健的身体。久远的记忆在脑海里回放,缤纷色彩从视野一角潮退般被另一种斑驳的色调取代。

 

他记得在某一条,或者别的一条巷子里,他被重拳击倒在地,很痛,他记得,但他从未惧怕。

 

现在他也不。

 

是另一种艰涩无力从隐蔽初生的孔隙里蛇一样的钻出,钻入他的心脏,一点点啃噬。而除了忍耐这股疼痛,Steve无从释然。

 

他只能强迫自己汇入人流,像在空中滞留太久才坠落的枯叶,同期的叶片早已随波而逝,只剩他徒劳在河面上飘荡又飘荡。未知的方向和被人群接纳般包围的感触令他心碎,又获得窒息般的安宁。

 

但这些还远不足以治愈他。

 

Steve停下脚步,熙熙攘攘路过着新时代的人类,光鲜靓丽朝气蓬勃从内到外和自己截然不同。他开始怀念布鲁克林暗橙色的房屋外墙和空气里的面包香味,甚至是那些埋藏了他被暴力对待历史的肮脏角落,和之后战火纷飞血肉相抗的艰辛年代。不,他当然不怀念那些黑色的过去和残酷的战争,只是回望咀嚼过去的岁月,想起那些逝去的友人和终究擦肩而过的感情,能给梦境一般的如今增添些温柔而苦痛的可信度。

 

沉浸在漫无边际的思绪海洋,各种往昔或艰苦或感动或终生难忘或眨眼即逝的画面,飞速但破碎地在脑海里横冲直撞,Steve感到头部晕眩般绞痛。直到左肩被不轻不重地撞击,下意识防备伸出的手意外扶住温热的躯体。事后他怎样都无法准确回忆对方的容貌,原因大概归咎于当时Steve的精神状态在虚幻和现实交融的区域,记忆出现短暂的模糊。但他还记得那人必定是不俗的打扮,也许是黑色的头发,不算高挑的身形,淡而令人难忘的男士香水和一抹要仔细辨认才能品出的奇怪味道。

 

他不能确定这个。

 

但他记得后来的所有。

 

“噢,大个子,我撞到你了,抱歉,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么?我正要赶一个重要的宴会。”男人语速极快带着细微急促和不易察觉的紧张,毕竟被陌生人握住手臂钳在胸前并不是令人舒适惬意的体验。沉默加剧了对方的焦虑,在男人挣扎前Steve松开手,他的视线仍有些恍惚,世界像在磨砂玻璃背后,色块凝结成大大小小的团状看不真切。

 

也许是他明显的不对劲放缓了男人急于离开的脚步,“嘿,你没事吧?”他听出语音里的关切,随着凑近的身体那股香水味和奇异的味道更加明显。

 

“需要我帮你打911吗?天哪我忘了为了躲开Pepper的夺命电话我没带手机!”男人絮絮叨叨的话语快速划过Steve的耳膜,意外地他没有感到难受。他听任男人将他扶到花坛旁的白色大理石靠椅上,招呼移动摊点的小贩买了一杯咖啡并塞进Steve手里。

 

“我真的赶时间,只能做这么多了,祝你好运。”随后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除了手里的咖啡可以作证,一切短暂飘渺得像Steve陷入奇怪幻境里的二重梦境。

 

咖啡杯的温热感触从手心缓缓流入四肢百骸,仿佛温柔的手拂去镜面上的模糊雾气,Steve再次清晰地直面这个真实的世界。霓虹灯依旧傲然闪烁,橱窗里明亮鲜丽的新科技时代商品姿态怡然展现自我,混夹着清脆笑声的人潮声音不再嘈杂刺耳,来来往往的脸庞依旧陌生而充满距离感,但仍有善意隐藏在眼神里而距离的意义就在于被突破和缩短。世界的时间流逝将近百年而人们其实从来相似。为幸福的富足生活奔波劳累,在亲人朋友的簇拥下欣然愉悦,宣扬善念,惩治恶徒,坚持对自由和正义的永恒追求,这些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过时。

 

Steve发觉他像被人从冰冷的海底捞出水面,自由清新的空气热情地蜂拥而至,他理智地知道不能拒绝,但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感受到能重新呼吸的美好。

 

从苏醒到现在的几天时间里,震惊和难过占据了Steve绝大多数情绪,失落和无措则紧随而至。

 

他得适应这个,他对自己说。


这很难很难,他甚至不知道怎样才能有效开始,至少在今晚以前,在他得到这杯咖啡之前。

 

Steve扯下口罩低头吸了一口,醇香溢满口鼻,他后知后觉判断出男人奇异的体香里就有几丝这般的味道。

 

适应七十年后的世界并不容易,但值得更多的尝试。

 

Steve捧着咖啡杯回到临时居所,决定制定更详尽周全的计划。

 


FIN

14.05.23 H君

To Captain America

 

评论(4)
热度(15)

© M君 | Powered by LOFTER